English


弘一大师的家国情怀

2018-05-16 10:07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5-16 10:07:53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湖南人文科技学院文学院教授 游宇明

  弘一大师无疑是个杰出的出家人,这有他的佛学造诣为证;但他更是一个大写的人,“念佛不忘救国”,即是其伟岸的象征之一。

  说起来真有趣,第一次知道弘一大师(李叔同)的名字,是到了大二。那年《城南旧事》热映,我欣赏电影的散文化、诗化风格,还非常喜欢它的主题曲《送别》里的歌词。“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那境界的开阔、韵味的悠长、微微的感伤格调,给人留下极深的印象。后来才清楚,这首主题曲的歌词用的是过去的一首诗,作者是民国时代的大才子李叔同。

  在中国的文艺史和佛教史上,李叔同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巨大存在。1906年9月29日,他以“李岸”之名考入东京美术学校油画科。与同学曾延年(孝谷)等组织“春柳社”,此乃中国第一个话剧团体,演出话剧《茶花女》《黑奴吁天录》《新蝶梦》等,李叔同也因此成为中国话剧运动创始人之一。自日本留学回国后,李叔同担任天津北洋高等工业专门学校、上海城东女学、浙江两级师范学校、南京高等师范学校等教学单位的图画、音乐教师,一边潜心教学,一边从事诗词、油画、广告画、金石镌刻、书法等方面的创作,成就卓越,誉满天下。1918年7月,李叔同正式出家,法号弘一,自此断绝尘念,深研律宗,著书立说,弘法四方,被后世尊称为南山律宗的第十一世祖。

  弘一大师被人称道的,绝不只是其卓越的艺术才华和佛教学养,更在于他作为一个出家人在国难当头时表现出的浓郁的家国情怀。

  家国情怀常被人误读,乃至出现“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这样的说辞。其实,依古义,诸侯之封地曰“国”,大夫之封地曰“家”,它们都是指的某种共同体。所谓“家国情怀”,就是对民族、政治共同体的挚爱之心。

  1937年7月7日,大规模的全民抗日战争爆发。8月,弘一大师在山东青岛湛山寺,写了两个大字“殉教”,张贴于室内,并作题记:“曩居南闽净峰,不避乡匪之难;今居东齐湛山,复值倭寇之警。为护佛门而舍身命,大义所在,何可辞耶?”

  其实,早在三年前,弘一大师到闽南潘山凭吊韩偓墓庐时已表达对坚守节操者的景仰。韩偓是晚唐著名诗人,自幼聪慧好学,龙纪元年(公元889年)中进士,曾在河中镇节度使幕府任职,入朝之后做过左拾遗、左谏议大夫、度支副使、翰林学士。韩偓忠于皇室,在朱温篡位后,拒绝向其屈服投降。那一次,李叔同事先准备了资料,并嘱弟子高文显为韩偓作传,以示敬意。

  从山东青岛回到厦门,日寇的炮火也已逼近,弘一大师毫不畏惧,将居室命名为“殉教堂”,以示与厦门共存亡的决心,他说:“为护法故,不怕炮弹”。

  1938年初,弘一大师到泉州清尘堂开讲“华严大义”,听众极多,讲经结束,他特地叮嘱信男信女着黑衣,一起诵读《行愿品》十万遍,回向众生,护佑国运,消灾弭祸。一日,弘一大师在清尘堂斋堂用餐,本来吃得好好的,突然放下碗筷,泪流满面。众僧不知所措,纷纷问大师这是何故,大师解释说:“吾人所食为中华之粟,所饮乃温陵之水。身为佛子,于此之时,不能共纾国难于万一,为我佛如来张点体面,自揣尚不如一只狗子!狗尚能为主守门,吾人一无所用,而犹腼颜受食,何能无愧于心?”大师言毕,一众弟子默然无声,只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是年5月10日,日本人自厦门五通登陆,三日后,全城沦陷。某日,一位日本舰队司令带着一群日军来到寺庙,说是久仰弘一法师大名,特地前来拜访。大师听了这个日本人的自我介绍,只是用中文与之交谈。对方要求弘一大师改用日语,大师以“在华言华”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那舰队司令无计可施,只好改用汉语说话。日本人参观完寺庙,威逼大师到日本讲经,说“吾国为君之婿乡,又有血缘之亲,何意忘之”,并承诺说:大师若去日本,当以国师之礼相奉。弘一大师双手合十,语带双关说:“出家人宠辱俱忘,敝国虽穷,爱之弥笃。尤不愿在板荡之时离去,纵以身殉,在所不惜!”看到大师态度鲜明、意志坚定,那个日本人只能满脸愧色地走了。

  弘一大师之所以有如此浓郁的家国情怀,与他小时候的经历相关。大师1880年出生于天津,其父李世珍是清同治四年进士,做过吏部主事,相当于今天的处级干部,因为家族世代经营盐业和钱庄,李世珍后来辞去官职,接手家中生意,最后成为津门巨富。说弘一大师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一点也不夸张。即使在其父亲去世之后,他们家也在相当一段时间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这从弘一大师结婚之时,其兄文熙一次性拿给他30万银洋做家用,即可想见一斑。家境如此富裕,弘一大师从小接受了非常良好的教育。5岁时,他跟着年长自己12岁的哥哥文熙读书,并学习日常礼仪。哥哥对他要求很严,弘一大师从小就熟读《返性篇》《昭明文选》等,不敢一日懈怠。7岁时,弘一大师拜常云庄为师,攻读《四书》《左传》《尔雅》等传统经典著作,并同时学习书法、金石等技艺,深谙“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士大夫道德。

  弘一大师也是一个非常关心政治的人。在康梁维新变法的那段时间,他非常活跃,四处鼓吹新论,还刻了一个“南海康梁是吾师”的图章。维新运动失败之后,他带着母亲、妻子避居上海,与沪上名流交往,并从学于有革命热情和高度爱国思想的蔡元培。这样一个始终关注国家、民族命运的人,在国家残破、民族危难时产生家国情怀,自是水到渠成的事。

  弘一大师无疑是个杰出的出家人,这有他的佛学造诣为证;但他更是一个大写的人,“念佛不忘救国”,即是其伟岸的象征之一。

[责任编辑:秦超]
  •   拍电影这事,若不是明哲保身,就是“为艺术而艺术”。“国师”始终是“国师”,几年功夫,张艺谋就放下自己独步天下的张氏场面,走出一己喜好的窠臼。就这点来说,《影》里,有张艺谋自己的影子。【详细】

      “江湖”意味着动荡、激烈、危机四伏的社会,也意味着复杂的人际关系;“儿女”意味着有情有义的男男女女。这一次的新片,他借“江湖”讲了一场“时间的雕塑”。【详细】

  •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近一周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年)》,这是落实十九大精神的重大成果。《规划》站的高、望的远、系统全面,不仅提出了今后五年的重点任务和具体指标,而且部署了一系列重大工程、重大计划和重大行动,任务明确,内容具体,责任到位。【详细】

      李克强总理的发言体现了“互信、互利、平等、协商、尊重多样文明、谋求共同发展”的上海精神和中国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多边主义价值取向,也与即将召开的亚欧首脑会议的宗旨和原则高度契合。  一、上合组织发展壮大体现了“上合精神”独特的价值观和生命力【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