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辨性阅读:走向真知的必由之路

2018-07-02 10:38 来源:中国教育报 
2018-07-02 10:38:48来源:中国教育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上海市语文特级教师,“思辨读写”与“公共说理”的倡导者与实践者 余党绪

  2017版语文新课标提出了“思辨性阅读与表达”学习任务群。那么,什么是思辨性阅读呢?思辨性阅读是一种阅读方式。阅读的目的与诉求不同,方式与结果自然也不一样。有的阅读是为了消遣取乐,或者满足个人趣味,这样的阅读强调个体的兴会和悦纳,自由度大,个体差异也大,人们津津乐道的“一千个观众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主要就是针对这种阅读讲的。

  思辨性阅读则不同。它的目的是为了获取真知,或者为了解决问题,个人的好恶与体验都要退居其次,阅读的准确性、明晰性与合理性,则成了判断阅读效果的首要标准。当然,思辨性阅读并不排斥个体的感受与个人的趣味,但在承认“一千个哈姆雷特”的同时,更要追求“最哈姆雷特”(赖瑞云《多元解读与文本中心》)的理解。这就要求读者的思维始终处在“思辨”的理性状态,自觉地分析与论证,审慎地权衡与判断。思辨性阅读,正是批判性思维的用武之地,我们也不妨将它称为批判性阅读。

  文本是思辨性阅读的根基。美国文艺理论家M.H.艾布拉姆斯在《镜与灯》中提出了文本解读的两条路径,一是直面文本,一切关于文本的断言与结论,都必须以文本为依据;另一种则是通过文本与作者、读者或者环境的“关系”来间接地解释作品。比如作家,作家是作品的生产者,借钱钟书式的幽默来表达,研究母鸡也能认识鸡蛋。但事实上,母鸡不等于鸡蛋。种种原因,譬如环境的压力,或者自我秉性的影响,或者风格的追求,都会让作家的创作动机在作品中发生“变形”,因此,研究作家并不一定能达成关于作品的真知。

  间接的“关系”研究还得经受直接的文本解读的检验,文本是思辨性阅读的基石。陈思和先生说,对文本要有一种“信仰”,强调的也是这个意思。

  实证与分析

  尊重文本,知易行难。文本似迷宫,其意蕴与逻辑并不会直接呈现在我们面前,而是隐藏在文本之中,等着读者去挖掘。迷宫里歧路纵横,浮云蔽日,走着走着,恐怕连自己都会走丢。干扰我们的因素很多,语言自身就是其中之一。语言是桥梁,是工具,这个道理人所共知;但语言又常常成为沟通与理解的障碍,成为横亘在我们与文本之间的一堵墙。

  譬如《廉颇蔺相如列传》中的“秦王”,在文中,这是一个面目模糊的人物。如果对他一无所知,对他的理解就会走向脸谱化。

  如果不先入为主,仅就“完璧归赵”一节看,这个秦王看起来倒有点虚弱与怯懦,至少表面如此。你看,蔺相如在朝堂上斥责秦王倨傲轻慢,要求他举行一个隆重仪式来交换和氏璧。面对咄咄逼人的蔺相如,秦王没有暴跳如雷,而是满口答应。等到秦王布置好了场面,蔺相如却派人把和氏璧送回了赵国,还公然指责秦王祖宗八辈都是背信弃义之徒。应该说,这一轮倒是蔺相如自己说话不算数了。设身处地站在秦王的角度想一想,他能不恼火吗?但秦王的反应也只是“与群臣相视而嘻”,不仅没杀蔺相如,还好生款待他。蔺相如疾言厉色的痛骂和诓骗式的手段,连明朝的王世贞都看不过去了,他说:“令秦王怒而戮相如于市,武安君十万众压邯郸,而责璧与信,一胜而相如族,再胜而璧终入秦矣。”意思是,你这样激怒人家,人家杀了你也在情理之中!

  很多人由此作出“外强中干”的断言。其实,教科书对秦王的介绍也大多如此,但历史上的秦昭襄王并非如此粗鄙与虚弱。秦昭襄王,19岁继位,在位56年,是中国历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君王之一。据历史记载,秦昭襄王“明而熟于计”,城府很深,有忧患意识。他起用范雎、白起等文臣武将,采用“远交近攻”的军事战略,各个击破,为秦统一六国奠定了基础。“完璧归赵”这一年,秦昭襄王42岁,在位已23年,无论是看年龄,还是看其政治履历,都已经是个成熟的君王了。这样一位雄才大略的政治家,面对区区一个蔺相如,怎可能表现得如此不堪?显然,外强中干的判断难以立足。

  懒惰是思维的本性。一个具体的、活生生的秦昭襄王,被我们简称“秦王”之后,这个语词就成了一个空洞的概念。历史上,秦国暴政常常作为儒家仁政的对立面被表述,“秦王”也被抽象成为丑恶残暴的化身。显然,这个“知识”妨碍了我们对秦昭襄王的具体理解与评价。

  语言总是通过我们自己来遮蔽我们的。思辨性阅读,必须穿过语言的雾霾,厘清文本的事实,理清文本的逻辑,这就需要实证与分析的功夫。实证与分析看起来是两个范畴,实际上是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对事实的认定,必须借助逻辑分析的力量;而逻辑的思辨呢,又必须建立在事实的辨别之上。如果断定秦王是虚弱的,那么,秦国的大国地位怎么解释?秦昭襄王的雄才大略又体现在哪里?显然,事实的认定出现了逻辑破绽。

  秦王的“虚弱”意味着什么呢?是道德上的自惭形秽,还是国力上的自愧不如,或者另有所图,隐忍不发?我的推断是后者。在我看来,以十五座城池交换赵国的和氏璧,本来就是秦王的讹诈与试探——秦王原本就没想打这个仗。倘若秦王已经下了开战的决心,一个和氏璧岂能阻挡他的战争步伐?更何况蔺相如还诓骗了他,等于给了他名正言顺的杀伐借口。秦王“明而熟于计”,恰恰就表现在这里:不管你蔺相如怎么挑逗与刺激,我自方寸不乱。这哪里还是怯懦和虚弱呢?实证与分析是思辨性阅读的基本功。

[责任编辑:秦超]

[值班总编推荐] 住房需求,理当被最大程度呵护

[值班总编推荐] 习近平的情怀|为了美好未来

[值班总编推荐] [红船 ...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