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仍对世界上正发生的一些事情感到愤怒

2018-07-06 10:32 来源:文汇报 
2018-07-06 10:32:19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89岁生日的前夕,尤尔根·哈贝马斯在施塔恩贝格的家中接受了《西班牙国家报》(EL PAíS)的访问。《文汇学人》在此摘编部分访谈,除了能一窥这位当世最重要思想家的书房,还能从他谈民族主义、移民、互联网和欧洲等话题中,读到他毫不掩饰的愤怒、不解和失望。

  哈贝马斯的家位于距离慕尼黑大约50公里的施塔恩贝格湖畔,在一排排的阿尔卑斯小木屋中,醒目地矗立着一座有着巨大窗户的白色建筑物。在建筑学的角度下,这就像是在海蒂的故乡看到了理性主义,抑或是包豪斯风格与巴伐利亚坚定保守主义的并存。在这座建筑的蓝色大门上,有着一块白色小匾,匾上证实了这正是这位出生于杜塞尔多夫的思想家尤尔根·哈贝马斯的家。即便在他即将89岁之际,他仍旧有着惊人的学术产出,使其拥有世界上最有影响的哲学家之一这一神圣称号。

  和哈贝马斯已经结婚60多年的妻子,历史学家乌特·韦塞尔霍夫特(Ute Wessselhoeft)为我们开了门,迎面看到一条狭窄的走廊,只听乌特对她的丈夫说道:“尤尔根!西班牙的记者们来了。”乌特和尤尔根自1971年起就住在这里,也是自那时起,哈贝马斯成为了普朗克研究所的所长。

  哈贝马斯,这位西奥多·阿多诺的门徒和助手,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二代旗手,法兰克福大学的哲学教授出现在一间有些杂乱的、堆着成堆论文和书籍,窗户正对着森林的房间里,他说这是他的书房。

  这是一间以白色和赭色为主调装饰的书房,房中摆放着一些现代艺术的收藏品,包括有汉斯·哈顿(Hans Hartung),艾德瓦尔多·奇立达 (Eduardo Chillida),肖 恩·斯库利(Sean Scully)和根特·弗 鲁 特朗 克 (Günter Fruhtrunk)的画,以及豪尔赫·奥泰萨(Jorge Oteiza)和胡安·米罗(Joan Miró)的雕塑,其中胡安·米罗的雕塑是他在2003年获得的阿斯图里亚斯王子社会科学奖(Prince of Asturias Award for Social Sciences)的奖品。书架上陈列着歌德、荷尔德林、席勒和冯·克莱斯特的著作集,以及大量包括有恩格斯、马克思、乔伊斯、布洛赫、瓦尔泽、赫尔曼·黑塞和君特·格拉斯的作品。

我仍对世界上正发生的一些事情感到愤怒

  作为20世纪社会学和政治科学重要著作的作者,哈贝马斯向《西班牙国家报》谈起过去60年间他一直关注的问题。他的体态挺拔坚硬,握手坚定有力,尽管一头白发衬托出他如祖父般的慈祥之感,然而说起话来却非常铿锵有力:“是的,我仍旧对世界上正发生的一些事情感到愤怒。这并不是件坏事,不是吗?”

  由于腭裂的关系,哈贝马斯在说话上有些困难。但正是由于他与说话的斗争促使他更深层次地思考交往行为理论,他认为这是治愈社会部分弊病的一种手段。在我们谈话的过程中,他曾经一度有些无奈地望向窗外,自言自语道:“我已经不再喜欢大的礼堂或是房间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一种刺耳的喧嚣让我感到绝望。”

  让我感到恼火的一点是,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次首要为经济服务而非为文化服务的新媒体革命

  如今有很多议论都在说知识分子正在节节败退,您认为这个说法公平吗,即这类议论几乎一直仅限于知识分子的范畴?

  哈贝马斯:根据法国模式,即从左拉到萨特和布迪厄,公域对于知识分子是至关重要的,尽管它脆弱的结构正在加速其衰弱的过程。而这个古老的问题,即知识分子究竟去哪了正是忽略了这一点。如果没有那些可以向他们传递想法的读者们,何谈知识分子的责任呢?

  互联网是否削弱了支持传统媒体的公域,也对哲学家和思想家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哈贝马斯:是的。自从海因里希·海涅以来,知识分子的形象就随着自由主义公域的经典形成一同构建了起来,并且取得了其应有的社会地位。然而,这取决于不怎么合理的社会和文化假设,例如要有警醒式的新闻,参考类的报纸和大众传媒能够将大众的兴趣成功引向有关政治观点形成的话题。同时,还要存在一批对政治感兴趣的读者,他们受过教育,习惯于观点形成的冲突过程,并且愿意花时间阅读高质量的独立报刊。

  然而如今,这样的基础设施已经不再完好无损。尽管据我所知,在西班牙,法国和德国还保有得不错。但是即便在那里,互联网的碎片效应仍旧改变了传统媒体的角色,特别是在青年一代中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即使在新媒体的离心作用和原子效应起效之前,公众关注力的商业化已经触发了公域的解体过程。美国的有线电视频道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如今的新型通信手段有着更为狡猾的商业模式,其目的并不在于引起消费者的注意力,而是对用户私人信息的经济开发,在消费者不知情的情况下,窃取他们的个人信息,以此来更好地操纵消费者,有时候甚至有着不正当的政治目的,例如最近的Facebook丑闻。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