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从庞贝壁画看到汉代单衣

2018-07-18 18:04 来源:深圳特区报 
2018-07-18 18:04:44来源:深圳特区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深圳特区报讯(记者 李萍)一手持花篮,一手轻捻花枝的花神芙罗拉,身着色泽鲜艳华丽、质地轻柔飘逸的丝绸,衣袂随风飘动,微微回首,尽显曼妙妩媚的身姿。正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的“无问西东——从丝绸之路到文艺复兴”展览上,这个发现于庞贝古城中的美丽背影,在展厅伊始,就将观众的目光拉回到那条承载着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要道——丝绸之路。同时亮相的还有文艺复兴威尼斯画派作品《诸神之宴》、乔托名作《圣史蒂芬》、黄公望《溪山雨意图》、倪瓒《水竹居图》……来自意大利21家博物馆和中国17家博物馆的200余件套文物珍品,以中西方文物对比展示的全新视角、跨文化的视野和全新的理念,呈现“丝绸之路”在历史上的影响和不同文明之间交流互鉴、兼收并蓄、共同发展的千年史诗,更从一个特殊视角审视中国艺术对欧洲文艺复兴的影响,展现多元文化交融共生、相互影响的历史脉络。

  此次展览由中国国家博物馆和湖南省博物馆共同举办,分为大漠之舟、跨越七海、帝国剪影、凤凰西行、丝绸之梦和世界交融六个单元,将展至8月19日,是近年来国家博物馆与国内博物馆合作中数量最多、文物最丰富的展览之一。

  中西方文物对比呈现千年丝路盛景

  进入展览第一单元“大漠之舟”,东汉三羊钮铜酒樽和承自伊特鲁里亚文明的古罗马青铜遥相呼应;古埃及人抵御“恶眼”邪恶力量的护身符蜻蜓眼式玻璃珠,由楚国人据自己的审美再创作,用几何纹饰间隔同心圆纹饰,成为更倾向于装饰功能的战国蜻蜓眼玻璃珠;花神芙罗拉的衣服,与湖南马王堆出土的那件薄如蝉翼的衣服相似……

从庞贝壁画看到汉代单衣
美第奇软瓷罐
从庞贝壁画看到汉代单衣
长沙窑贴花椰枣纹瓷壶
从庞贝壁画看到汉代单衣

蜻蜓眼玻璃珠

从庞贝壁画看到汉代单衣

庞贝壁画花神芙罗拉

从庞贝壁画看到汉代单衣

吹笛陶俑

  “丝绸之路”这条连接着中国与欧洲的古代贸易要道,犹如沙海上的行舟,把东西两大文明联系在一起。千百年来,这两个代表古代文明最高成就的伟大古国,从对彼此茫茫然一无所知,到偶然、零星地跨越千山万水相遇,在青铜、玻璃、丝绸等遗存上,留下了彼此交流的痕迹。

  “这种痕迹十分不明显,却又颇为引人注目,令人思考。” 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副院长李军教授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结合近年来对“丝绸之路”研究的大量史料和学术成果,此次特别以中西文物对比展示的全新视角,向观众再次呈现“丝绸之路”的历史,诠释千年丝路盛景。

  此次展出的1934年在新疆罗布泊楼兰遗址出土的彩绣云纹香囊,在深香色绨面上以红、黄、绿色丝线绣出花朵纹及变形云纹,索绣且针脚整齐,在有花纹处索辫盘旋密集,不露空白,展现出相当熟练的绣工。这与意大利罗马蒙特马尔蒂尼中心博物馆所藏的阿弗洛狄忒大理石雕像中飘舞的衣纹形成鲜明的对照,呈现出早期丝绸之路的多样故事。

  卢沟桥是北京现存最古老的联拱石桥,这次展出的一幅绘制于15世纪大航海时代前夕的世界地图《弗拉·毛罗世界地图》,描绘了当时世界上数千个地理位置,地图中最繁华之地是左下角靠近伊甸园的中国和元大都,还描绘着卢沟桥。而同时展出的中国国家博物馆藏古画《卢沟运筏图》,画面中央那座十一拱桥和望柱上雕刻的石狮,与卢沟桥今貌基本一致。

  “帝国剪影”中展出的故宫博物院的重量级展品四幅《元代后妃太子像册》,融合中国传统与域外风格,平王诺木干戴皮制暖帽,雅克特古思太子戴七宝重顶冠,两位皇后头戴姑姑冠,袍服襟缘为元代御用纳石失风格织金锦。而在《三王来拜》等多件15世纪的油画作品中,观众还能发现典型的中国蒙古族人形象,戴有尖帽、分叉胡须和细长眼睛的形象特征能够明显辨认。

  东西方文物对比陈列的展览思路,源于李军在法国吉美博物馆工作时参观的《明——中国家具的黄金时代》,在开篇处对比展示了一件明式家具与一件18世纪洛可可风格的欧洲家具。“我开始更多地关注跨文化交流,也逐渐认识到‘丝绸之路’实际上是欧亚之间的一条历史悠久的大动脉,有无数人来往于此,沟通着东西方之间的文明。”他说。

  揭示多元文化交融共生的千年史诗

  “中国发明的指南针和罗盘传播到欧洲,不仅极大地促进了欧洲航海的发展,也开启了海上的‘丝绸之路’,对于世界的认知也从‘四海’扩大到了‘七海’。马可·波罗等往来于欧亚大陆两端的商人、传教士和外交使节使东西方文化交流更深入,而且这种交流和影响是双向性的。”李军说,希望通过西方视野下的东方,东方文化遗存中的西方元素,共同讲述发生在丝绸之路上的跨文化交流。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