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我不同意你,但和你做一辈子朋友

2018-08-09 10:49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18-08-09 10:49:27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责任编辑:秦超

  作者:蒋肖斌

  清代的黄宗羲说,朱熹一生能和他切磋得力的,只有东莱、象山、南轩几个人而已。古人不喜欢直呼其名,爱称籍贯、字、号,甚至是讲过课的书院名字,显得自己对这些人十分熟悉与亲密。

  东莱、象山、南轩分别指的是吕祖谦(出身东莱吕氏)、陆九渊(曾讲学于象山书院)和张栻(号南轩)。而朱熹、吕祖谦、陆九渊三人,因为一次著名的文化事件而组团出道——鹅湖之会。

  先说说这三个人之间的渊源。

  朱熹和吕祖谦都算是南宋学者胡宪的门生,但只是同门而没有同学,而且吕祖谦在胡门的时间只有几个月而已。他们真正的交集开始于福州,当时朱熹去给另一位老师李侗奔丧,吕祖谦那会儿在福州拜林之奇为师,于是就这么相识了,此后书信往来频繁,彼此论学,成为莫逆。

  孝宗乾道八年(1172),34岁的陆九渊考中进士,主考官正好是吕祖谦。吕老师读到陆九渊的试卷,击节赞叹,撂下话“此人断不可失也”。从此,陆九渊和吕祖谦成为知己。

  都是吕祖谦的好朋友,但朱熹和陆九渊走的是两条截然相反的学术道路,理学和心学,在那个年代是针锋相对的两个阵营。但吕东莱秉承山东人以和为贵的门第家风,十分愿意做一个居中调停的人,特别热心地要帮朱陆安排一次和谈——事实证明,很多时候和谈可能变成“掐架”。

  孝宗乾道九年(1173),吕祖谦给朱熹去了一封信,信中说:“抚州士人陆九龄、子寿,笃实孝友,兄弟皆有立。旧所学稍偏,近过此相聚累日,亦甚有问道四方之意。”从这封信上看,是陆九渊比较主动,毕竟是晚辈,希望向朱熹请教。然而,真见面了,朱熹发现,后浪是想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

  这一天终于到来了。

  宋孝宗淳熙二年(1175),吕祖谦到福建寒泉精舍拜访朱熹,两人又一同到了信州(今江西上饶铅山县)的鹅湖寺。天时、地利都齐了,于是,吕祖谦又约了陆九渊和陆九龄兄弟。理学与心学的交相辉映——或者说“掐架”,就在鹅湖这个此前名不见经传的地方发生了。

  这一年,朱熹46岁,陆九渊37岁,吕祖谦39岁。此后,鹅湖牢牢竖立起了中国哲学的一个地标,鹅湖寺也成了鹅湖书院。鹅湖书院自南宋到清代,800多年,几次兵毁,又几次重建。如今风貌依旧,格局完整,是书院实物遗存中少有的得以完整原貌保存的。只是,鹅湖之会的盛况,已成绝响。

  中国古代书院的主要功能和现在的大学相似,教学和研究两手抓。其中,教学可分为个别教学和集体教学,前者是老师与学生个人交流,属于精品小班课;后者则是大班课,又分讲会和会讲两种。

  讲会通常是一位老师在堂上讲,学生在堂下听,会讲则往往是两位或两位以上老师一起讲。由于老师们的学术观点不尽相同,很可能发生激烈的辩论,围观学生更加喜闻乐见。于是,这些历史故事也更容易流传史册——鹅湖之会不仅开书院会讲之先河,还是吵得最凶的一次,几无可比肩者。

[责任编辑:秦超]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