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委内瑞拉:何时走出深渊?

委内瑞拉:何时走出深渊?

2018-09-07 15:11来源:光明网-学术频道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广东外语外贸大学讲师 黄忠

  委内瑞拉2018年5月20日的总统大选中,马杜罗以67.7%的得票率,高于第二名40多个点的巨大优势赢得了选举。在此之后,他再次改组内阁,提出了新的经济发展计划,表示一定能够将国家带出困境。然而,此时的委内瑞拉内外交困,正滑向深渊,难以看出复苏的希望。

  经济继续恶化

  进入2018年,委内瑞拉的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进一步恶化。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该国2018年的GDP将会在2017年-14%的记录上,进一步下降到-15%,并且短期内看不到转正的希望,与此同时该国的通货膨胀率也将长期在年均近130倍的高位。实际上,早在六月底,委内瑞拉的通货膨胀率就已经达到了惊人的41,838%。到八月中旬,一杯咖啡的价格就已经需要220万强势玻利瓦尔,而2017年初,此价格仅为1100强势玻利瓦尔。就这两个指标而言,委内瑞拉的经济状况不仅落后于世界平均水平,相比拉美地区的平均水平也要差很多。

委内瑞拉:何时走出深渊?

  国家的外汇储备萎缩,货币严重超发。目前,委内瑞拉的外汇储备仅有100亿美元,是2009年以来的最低点。但是,国家货币超发的问题却十分严重。2018年7月20日,委货币总量达2.72万亿强势玻利瓦尔,同比增长9987.5%。

  委内瑞拉的债务问题非常严重。目前,整个国家外债的总计约1500亿美元。2017年11月,委内瑞拉政府召集了414名投资者和投资银行代表宣布启动债务重组,但谈判最终失败。目前,只有俄罗斯同意委内瑞拉将31.5亿债务重组分为10年还清。2017年11月13日,标准普尔公司宣布将委内瑞拉的长期外币主权信用评级下调为“选择性违约”。进入2018年,委内瑞拉出现债务大面积违约,甚至不得不用政府债券代替现金付款,但实际上这种措施对解决问题不仅是杯水车薪,而且会使政府债券的价值进一步贬值,目前委政府债券的价格仅为面值的20%-30%。

  国企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经营状况不断恶化,公司的石油产量从2008年的日均320万桶下降到了2018年2月的日均158.6万桶,为68年来的最低点。贝克研究所拉丁美洲能源政策研究员弗朗西斯克·蒙纳尔迪(FranciscoMonaldi)预测到2018年底,其原油产量将进一步减少日均25万桶-35万桶。但实际情况可能会更差,OPEC的数据显示,委内瑞拉2018年7月份日产石油127.8万桶,比2月下降了将近20%,环比3.6%(4.77万桶),降幅已经超过了日均30万桶。如果这种趋势不变,委内瑞拉年底的石油产量会创造惊人的更差记录。

  2018年2月20日,委内瑞拉面向国际社会销售一亿枚“石油币”这一数字加密货币,宣布每枚石油币的价值等同一桶石油,约52美元。委内瑞拉政府表示该石油币会以国家一块储量为50亿桶的油田挂钩,有助于维护国家经济稳定和财政独立。但批评者认为,石油币无法用于市场流通,且要以国家主权为信誉担保。在目前委内瑞拉国家还贷出现违约,且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都禁止使用数字货币的情况下,国际市场对该货币的信心表示担忧。不仅如此,批评者还认为委内瑞拉对于石油币的价值怎样以石油储备为担保、以及石油币如何运转未提供详细信息。2018年8月17日,马杜罗宣布于8月20日将石油币与市场流通的玻利瓦尔币一起做为官方货币,并确定将最低工资、退休金与半个石油币做为工资基准。8月20日,委内瑞拉还将新的“主权玻利瓦尔”货币代替已经贬值的“强势玻利瓦尔”,兑换值为1主权玻利瓦尔等于100,000强势玻利瓦尔,并且将新货币的价值与石油币挂钩,价格为1石油币等于3600主权玻利瓦尔,以期稳定金融市场。除此以外,马杜罗还于2018年7月宣布新的经济改革措施,比如实行新的汽油补贴政策,签署反外汇犯罪法修订草案,将一块新油田授予委内瑞拉央行以增加国际储备以及对进口资本品、零配件、机械设备、原材料和农资实施为期一年的免税措施等。尽管马杜罗在宣布这些措施时承认政府既有的经济发展策略失败,但是他的新改革方案并未让人看出委内瑞拉经济发展模式变革的希望。

  在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学院(IMD)发布的《2018年世界竞争力报告》中,委内瑞拉在63个经济实体排名中位列倒数第一。世界银行《2018年营商环境报告》综合了开办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证、获得电力、登记财产、获得信贷、保护中小投资者、纳税、跨境贸易、执行合同和办理破产等10个指标,将委内瑞拉排在190个国家中的第188位,其整体情况在拉美32个国家中也是位居倒数第一,其中开办企业、获得电力、纳税和跨境贸易等四个指标都是地区最差。美国智库传统基金会2018年《经济自由度指数》报告说,在全球180个经济体中委内瑞拉的经济自由度是第179名,在拉美地区32个国家中排名最后。

  社会在低效、腐败和混乱中走向沉沦

  委内瑞拉政府运转低效、腐败横行。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2017-2018竞争力指数中,委内瑞拉在137个国家中名列127位,其中国家制度建设137位,这其中的一系列小指标都非常差。比如公众对官员的信任133位,非常规支付(Irregularpayments)与贿赂132位,司法独立137位,公众对政府官员决定的欢迎度137位,政府支出的效率136位,政府监管负担(Burdenofgovernmentregulation)137位,国家法律解决争端的效率137位,政府决策的透明度137位,因暴力和犯罪导致的业务成本136位,有组织犯罪135位,警务服务的可信度(Reliabilityofpoliceservices)137位,企业行为的道德水准137位,对投资者保护的力度133位,等等。透明国际2017年的腐败指数表明,委内瑞拉在180个国家中位于169位,在西半球32个国家中倒数第一,属于极度腐败的国家。2017-2018世界法治指数表明,委内瑞拉在全球113个国家中再次名列最后一位,在拉美30个国家中也是倒数第一,主要指标包括对政府权力的限制113位,远离腐败(AbsenceofCorruption)103位,政府开放度110位,基本权利105位,秩序与安全110位,监管执法(RegulatoryEnforcement)113位,民事司法112位,刑事司法112位,等等。

  2017年8月至12月,有50多名与委内瑞拉石油公司相关的人员因腐败、侵占挪用和破坏经济等罪名被捕。2017年11月26日,总统马杜罗任命国民警卫队少将曼努埃尔·克韦多接管委内瑞拉石油公司与石油部,以图肃清腐败并重整委内瑞拉石油公司。2018年3月13日,前内政部长、退役上将托雷斯以破坏国家稳定与和平、密谋武装行动和背叛宪法等诸多罪名被逮捕。托雷斯在卸任后,经常发表反马杜罗言论,并加入反对派的“委内瑞拉自由广泛阵线”。

  国家经济和政治失序的结果就是社会危机进一步加重。2017年,委内瑞拉87%的人生活在贫困中,其中61.2%极度贫困;80%的家庭存在食品安全问题,61%的人处于极度饥饿中,87.5%的家庭接受食物救济,75%的人失去了8.7kg的体重;2017年,委内瑞拉68%的人缺乏医保,全国只能提供WHO基本药品目录中38%的药物,公立医院只有30%的基本抗感染药物,114,000的艾滋病毒感染者/病人缺乏必要的药物;2017年,药品短缺导致了糖尿病例增加了95%,高血压增加了92%,孕妇死亡问题创造了1998年以来整个拉美地区最差记录,产后死亡率是一年前的三倍;2015-2017年,疟疾发病从136,000人提升到了406,289人,提升了两倍,麻疹也扩散到了全国24个州中的21个州;预计2018年,会有280,000的儿童会因为营养不良而死亡。由于缺乏印票的原材料,首都加拉加斯的地铁于2018年5月实行免费乘坐。

  2018年7月,委内瑞拉发生了2163次抗议事件,平均每天72次,96%的抗议内容与争取经济、社会、文化和环境权力有关。医疗领域的劳工游行抗议最多,上街游行共计1192次;学生游行268次;不同行业游行207次;交通部门游行33次;社会安全游行抗议81次。2018年前七个月,全国抗议游行共造成14死亡,13人受伤。8月4日,马杜罗在出席首都加拉加斯的一场军队活动演讲时遭遇无人机刺杀,7人受伤。截止8月15日,当局抓捕了14人,至少34人涉案。

  国内失序的结果就是大量人口试图移居国外。联合国难民署报告,估计委内瑞拉已经有150多万人进入邻国和其它地区,2018年初其邻国平均每天进入5,000人,受影响最大的哥伦比亚估计有60万委内瑞拉人。2014-2018年,约有282,180的委内瑞拉人在全球范围内寻求庇护,尽管已经有567,561的人已经获得这种资格。其中,2018年1-6月申请的主要对象国包括秘鲁(90,000人),美国(9,506人),巴西(6,917人),西班牙(2,313人),巴拿马(1,506人),哥斯达黎加(1,794人),墨西哥(2,278人)。值得注意的是,哥伦比亚移民部门还批准了多达160万张的委内瑞拉居民短期往返签证,以方便他们做数日的临时工作、获得紧急医疗救助与购买食品。

  面对艰难的民生,委内瑞拉进入2018年以来已经数次上调国家的最低工资,并派遣军队进入食品市场维持秩序,国家经济紧急状态也第14次延期。其中,2017年12月31日宣布上调40%;2018年3月涨幅58%,达到130.8万强势玻利瓦尔,另外增加食品补贴54.9万强势玻利瓦尔,幅度为67%,退休金则增加54.97万强势玻利瓦尔;5月1日,上调到255万强势玻利瓦尔,接近一倍,按照官方汇率相当于人民币241.84元,但黑市价值仅20.26元人民币(3.2美元);6月份上调到300万强势玻利瓦尔,然而其价值仅相当于1.14美元。8月17日,马杜罗再次宣布会提高最低工资到以往30多倍的1800主权玻利瓦尔,即相当于半个石油币的26美元。然而,就在8月20日国家新货币启用的当天,约900名委内瑞拉民众穿越边境抵达巴西,之前的一天则为800人,远远超过了日常离境数字,甚至一些士兵都因为饥饿而出国逃走。

  外交进一步孤立

  在西半球,委内瑞拉在外交层面可谓持续受压,除了少数国家外,绝大部分国家都采取了反委内瑞拉的立场,这从美洲国家组织2018年上半年的两次决议就可以看出。

  2018年2月23日,美洲国家组织以19票的简单多数通过决议要求委内瑞拉重新考虑总统大选和接受人道主义援助的决议。2018年6月5日,美洲国家组织再次以19票的简单多数通过对委内瑞拉形势的决议,宣布委内瑞拉5月20日的总统大选非法、要求政府恢复国会的所有权力,号召成员国采取政治、经济与金融等手段恢复委内瑞拉的“民主秩序”。在这两次投票中,委内瑞拉仅仅分别得到了4个和3个国家的支持。

  利马集团的十四个成员国阿根廷、巴西、加拿大、智利、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圭亚那、洪都拉斯、墨西哥、巴拿马、巴拉圭、秘鲁和圣卢西亚等于5月21日公开谴责马杜罗政权的专制性,宣布不承认委内瑞拉总统大选的结果,并召回了驻委内瑞拉大使。

  哥伦比亚与委内瑞拉的关系持续紧张。哥伦比亚一直怀疑委内瑞拉暗地里支持其叛军的游击队,前总统桑托斯公开宣称马杜罗的总统生涯已经为时不多,马杜罗则指责哥伦比亚是美国的“走狗”。8月4日马杜罗遭遇无人机袭击后,委内瑞拉政府指责哥伦比亚参与了该事件,两国关系也进一步恶化。哥伦比亚新一届政府就位3天后,就于8月10日表示永久退出南美国家联盟(UNASUR),而新当选的总统杜克在此之前已经数次表达了这一意愿,他指责该组织是查韦斯用来分裂美洲体系和自己的独裁欲望寻求合法性的一个标志。其实早在2018年4月,阿根廷、巴西、智利、哥伦比亚、巴拉圭和秘鲁等六国就已经主动暂停了自己的南美国家联盟的成员国资格。南美国家联盟由委内瑞拉前总统查韦斯倡议建立,拥有12个成员国,其目的是推动拉美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一体化步伐,哥伦比亚的这一行动可以说让这一组织名存实亡。

  日益扩大的难民潮也让周边国家与委内瑞拉的关系恶化。哥伦比亚叛军游击队与毒贩已经趁着难民潮在两国边境的委内瑞拉一侧积极活动,扩大势力,让两国关系擦枪走火的风险大增。8月23日,因对马杜罗政府在解决难民问题上的失望,厄瓜多尔决定退出由委内瑞拉主导的美洲玻利瓦尔联盟(ALBA)。

  秘鲁于今年3月进行了政府更迭,但两届政府都宣布不欢迎马杜罗参加于4月份在首都利马的美洲国家组织领导人峰会,马杜罗最终也决定不出席会议,并宣布正式启动退出美洲国家组织的程序。

  加拿大在之前两轮制裁的基础上,于2018年5月30日,对委内瑞拉的14名政界人士,追加了新的制裁措施,冻结其资产,并禁止加拿大人与其进行商品或金融交易,成员包括了马杜罗的妻子弗洛雷斯。到目前为止,加拿大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人数已经超过了50人。

  欧盟于2018年1月22日以民主、法治和人权等问题为由,对委内瑞拉的7名高官施加了制裁,名单包括了时任统一社会党第一副主席卡贝略、国家选举委员会主席卢塞纳、最高法院院长莫雷诺。欧盟也不承认委内瑞拉总统大选结果,于6月25日又对艾萨米、罗德里格斯等11名委内瑞拉官员进行了制裁,冻结其财产,禁止他们到欧盟旅行。

  作为拉美地区反委内瑞拉行动的主导者,美国于2018年初至今发起了数次对委内瑞拉的制裁。1月5日,财政部制裁了委内瑞拉的4名官员。3月19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禁止在美购买、使用、交易委内瑞拉政府发行的加密货币,即石油币。当天,美国财政部也对委内瑞拉政府的4名官员采取了制裁。5月初,美国对委内瑞拉的16家企业进行制裁。5月18日,委内瑞拉总统大选前夕,美国财政部对卡贝略及其数名亲属进行经济制裁。5月21日,特朗普签署行政令,禁止美国企业和公民进行与委内瑞拉政府相关债务或者应收账款的交易。5月22日-24日,美委两国相互驱逐了2名使馆官员。5月25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鲍勃·科克在加拉加斯会见了马杜罗,但目的在于推动在押美国公民乔舒亚·霍尔特获释,并未导致两国关系出现转机。在这过程中,尽管委内瑞拉政府数次抗议制裁,马杜罗也试图与特朗普直接通话,但美国都置之不理,特朗普甚至恐吓不排除用军事手段解决委内瑞拉问题。

[责编:李澍]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马尼拉掠影

  • “科学”号起航维护升级西太实时科学观测网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11月18日,米奇迎来90周年纪念日,在上海迪士尼度假区与粉丝共庆生日。1928年11月18日,米奇在《威利号汽船》中首次登上银幕。图为米奇与米妮换上定制版生日礼服,参加在奇幻童话城堡前举行的生日庆典活动
2018-11-19 14:44
11月18日,在三门峡天鹅湖国家城市湿地公园,成群的白天鹅在园内飞翔、游弋,吸引大批游客前来观赏。据三门峡市发布的消息,截至11月18日,飞抵该湿地公园栖息过冬的白天鹅数量已达5300
2018-11-19 14:42
文莱古称“浡泥”,自古便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文莱首都斯里巴加湾市的海事博物馆,珍藏着来自一艘古代沉船的遗物,它们正是中文两国通过海上丝绸之路进行交往的历史见证。
2018-11-19 11:27
这是一场茶的视听盛宴,茶品展览、茶艺研讨、茶道与冥想、书画与茶、太极与茶、茶与琵琶等以茶为主题的活动陆续展开。
2018-11-19 11:26
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将西岳华山装扮得银装素裹,满山的雪凇让游客流连忘返。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将西岳华山装扮得银装素裹,满山的雪凇让游客流连忘返。一场纷纷扬扬的大雪将西岳华山装扮得银装素裹,满山的雪凇让游客流连忘返。
2018-11-19 09:05
银杉,是中国“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由于稀有珍贵,被植物学家称为“植物熊猫”。新华网发(汪新 摄)   李家兄弟的日常工作,就是在密林找到银杉,给每株银杉编号、挂牌,定期巡查,掌握生长情况。
2018-11-18 10:04
11月17日无人机拍摄的华山南峰与三公山。当日凌晨的一场大雪将西岳华山变成白雪皑皑的世界,白雪与苍翠的华山奇松、灵动的云海交相辉映,如梦如幻;满山遍野玉树琼花,树枝上通体的雾凇晶莹剔透,绘就冬日画境,美不胜收,游人如置身人间仙境。
2018-11-18 09:31
骨生长质量差、力量耐力不足、肥胖近视高发……中国青少年目前的体质状况令人担忧。图为2017年3月16日,广州第四十一中学陆地冰球队正在校内一块带有围栏护网和专用地板的陆地冰球场训练,近年来该校建有三块轮滑场地、购置了一批陆地冰球装备。
2018-11-18 08:46
泰国普吉倾覆沉没的“凤凰”号游船打捞出水
2018-11-18 08:28
11月14日,张怡宁(左)在训练中心指导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家队男单一号选手杰弗里·洛伊。11月11日到17日,上海体育学院中国乒乓球学院巴新训练中心第一期训练营第二阶段的训练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莫尔兹比港举办,上海体育学院副院长、中国乒乓球学院院长施之皓与上海体育学院中国乒乓球学院教师、奥运冠军张怡宁来到训练中心指导巴布亚新几内亚国家队队员。
2018-11-16 16:38
11月14日,山东省淄博市沂源县历山街道东儒林村的农民在大棚里施肥准备耕种。初冬时节,山东省沂源县迎来设施农业生产管护的忙碌时节,当地农民忙着在大棚里进行土地耕种、果蔬种植等,到处一片繁忙景象。
2018-11-15 09:04
初冬时节,江苏省淮安市盱眙县天泉湖内的红杉林枝叶飘红,别有一番韵味。 新华社发(周海军 摄)  这是11月14日拍摄的盱眙县天泉湖红杉林景色。 新华社发(周海军 摄)  这是11月14日拍摄的盱眙县天泉湖红杉林景色。
2018-11-15 09:01
初冬时节,安徽省黄山市黟县塔川村落层林尽染,美不胜收。这是11月13日在黄山市黟县塔川村拍摄的景色。这是11月13日在黄山市黟县塔川村拍摄的景色。新华社发(施广德 摄)
2018-11-15 09:01
11月13日,江西省南丰县市山镇包坊村的桔农驾船运输蜜桔(无人机拍摄)。近日,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70万亩蜜桔迎来收获季,桔农们通过水路成批运输蜜桔,满载而归。近日,江西省抚州市南丰县70万亩蜜桔迎来收获季,桔农们通过水路成批运输蜜桔,满载而归。
2018-11-15 09:01
近日,云南省昆明市阳光明媚、气候宜人,不少市民和游客来到滇池大坝、大观公园等地,观赏前来越冬的红嘴鸥。近日,云南省昆明市阳光明媚、气候宜人,不少市民和游客来到滇池大坝、大观公园等地,观赏前来越冬的红嘴鸥。
2018-11-15 09:01
11月14日,在石家庄市行唐县铁匠庄村,李住军在工作室查看剑面纹理。河北省石家庄市行唐县铁匠庄村以打铁远近闻名,几百年来,这门技艺在铁匠庄村传承不绝。11月14日,在石家庄市行唐县铁匠庄村,李住军在工作室制作传统工艺剑。
2018-11-15 09:01
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包公街道一处老旧锅炉房,经过10名设计师共同出资设计,改造成为一个集聚会、阅读、住宿等功能于一体的文化创意空间,成为合肥一处“新地标”,吸引了不少市民及外地游客前来参观。
2018-11-14 08: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