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王熙凤家事处理中的法律意识

王熙凤家事处理中的法律意识

2018-12-14 10:38来源:人民法院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中国石油大学文学院 张未然

  王熙凤文化水平不高,甚至她识字的能力和范围也是有限的。例如,第四十二回,薛宝钗说:“幸而凤丫头不认得字……”第五十五回,谈及探春,王熙凤评价道:“他虽是姑娘家,心里却事事明白,不过是言语谨慎;他又比我知书识字,更厉害一层了。”然而,虽然存在文化知识上的缺失,但这似乎并没有妨碍王熙凤拥有健全、成熟的法律意识。我们看到,在家事处理实践中,王熙凤表现出了很强的法律思维。例如,第七回,在宁国府听到焦大醉骂,王熙凤道:“以后还不早打发了这个没王法的东西! 留在这里岂不是祸害?倘或亲友知道了,岂不笑话咱们这样的人家,连个王法规矩都没有。”第十四回,宝玉、秦钟看到平时管理用的对牌,感到好玩,秦钟问:“你们两府里都是这牌,倘或别人私弄一个,支了银子跑了,怎样?”凤姐笑道:“依你说,都没王法了。”由此,在生活细节之处,王熙凤非常强调法律、制度的功能和作用。进一步地,在一些重大事件处理上,凤姐这种“像律师一样思考”的能力,表现得更加明显。在此,笔者试以“通奸事件”和“贾琏私娶尤二姐”为例,加以分析。

  第四十四回,贾琏与鲍二家的通奸,被凤姐当场捉住:

  凤姐听了,气的浑身乱战,又听他俩都赞平儿,便疑平儿素日背地里自然也有愤怨语了,那酒越发涌了上来,也并不忖夺,回身把平儿先打了两下,一脚踢开门进去,也不容分说,抓着鲍二家的撕打一顿。又怕贾琏走出去,便堵着门站着骂道:“好淫妇!你偷主子汉子,还要治死主子老婆!平儿过来!你们淫妇忘八一条藤儿,多嫌着我,外面儿你哄我!”说着又把平儿打几下,打的平儿有冤无处诉,只气得干哭,骂道:“你们做这些没脸的事,好好的又拉上我做什么!”说着也把鲍二家的撕打起来。

  在这一事件的处理上,一向精明的凤姐把事件的整个责任不公平地归责于鲍二家的,并把怒气错误地撒在平儿身上,而对于贾琏,她竟没有丝毫指责、更没有责打。这非常不符合凤姐留给我们的干练、泼辣形象。丈夫通奸这样的事情,依据常规思维及凤姐强势的性格,她对丈夫贾琏应该有更激烈的方式才对。那么,为什么凤姐打了奴才鲍二家的,打了自己心腹丫头平儿,而竟丝毫没有指责、撕打丈夫贾琏呢?究其原因,在这一点上,我们应该佩服凤姐的法律常识。传统社会里,“夫为妻纲,断没有夫反从妻,服妻管教的道理,犹之尊长有罪,卑幼不但没有责打的权力,就是加以指责也是逾分的行为”。(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第123页。)具体地,按照《大清律例》的规定:

  凡妻殴夫者,但殴即坐。杖一百,夫愿离者,听;须夫自告乃坐。至折伤以上,各验其伤之轻重,加凡斗伤三等;至笃疾者,绞;死者,斩;故杀者,凌迟处死。其夫殴妻,非折伤勿论;至折伤以上,减凡人二等。须妻自告乃坐。先行审问夫妇,如愿意离异者,断罪离异;不愿离异者,验所伤应坐之罪收赎,仍听完聚;至死者,绞监候;故杀亦绞。若夫诬告妻及妻诬告妾,亦减诬罪三等。

  由这则律条,我们知晓,无论何种原因,只要妻子殴打丈夫,不管有伤还是无伤,但殴即成立殴罪,都要受到法律惩罚,而且丈夫还可以因此休妻,解除两人的婚姻关系;反之,丈夫殴打妻子,只有造成伤残,法律才予以追究。且以妻子的主动告发为司法介入的前提。这也就意味着,丈夫可以随意殴打妻子,只要不是折伤便无法律上的责任,假如妻不愿告官的话便是折伤也不要紧。再者,夫妻之间的殴斗,法律上完全根据尊卑相犯的原理来处理,分别加重或减轻。妻子殴打丈夫,要比照凡人加重处罚;而丈夫殴打妻子,则采取减刑主义,比照凡人之间的犯罪情况,从轻处理。由此,凤姐可以打平儿,可以打鲍二家的,这些都没什么,不会承担任何的法律责任。然而,如果她指责甚至打了丈夫贾琏,在法律层面上,就有可能被追究责任,并面临被逐出贾府、离婚的境遇。由此,我们就理解了凤姐为何唯独对事件的真正责任人贾琏这样宽容,这就是王熙凤,即便盛怒之下,也恪守了理性,恰当地控制着自己的行为,使其没有逾越法律的红线。

  那么,贾母是如何评价“贾琏通奸”这件事情呢?当王熙凤失魂落魄地来求助贾母,她道:

  “什么要紧的事!小孩子们年轻,馋嘴猫儿似的,那里保得住不这么着。从小儿世人都打这么过的。都是我的不是,他多吃了两口酒,又吃起醋来。”

  贾琏通奸,在贾母眼里是无足轻重的,按照她的说法,这样的事情,每个女性都会遇到,像家常便饭一样,根本就不是一个值得认真讨论的问题。那么,反过来,如果我们假设,有奸情的不是贾琏,而是王熙凤,情况会是怎么样呢?《大清律例》规定:

  凡妻、妾与人通奸,而本夫于奸所,亲获奸夫奸妇,登时杀死者,勿论。若止杀死奸夫者,奸妇依和奸律断罪,当官价卖,身价入官。其妻、妾因奸同谋,杀死亲夫者,凌迟处死,奸夫处斩刑。若奸夫自杀其夫者,奸妇虽不知情,绞。”

  由此条获知,通奸,对当时的男人而言,纯粹只是一项游戏;对女人而言,就须承担或杀或卖的法律责任。这样的制度面前,除了隐忍地吞下苦果,凤姐又能如何呢?

  事情的结局同样耐人寻味。回到家中,凤姐仍然没有也不敢批评贾琏,指出其行为的严重性以及对自己情感上带来的伤害,她只是自哀自怨:

  “……可怜我熬的连个淫妇也不如了,我还有什么脸来过这日子?”

  而贾琏呢,堂而皇之地派人去找王子腾——凤姐的叔叔——帮他打点、处理通奸事件的善后问题。

  第六十八回,尤二姐事件爆发。

  与之前的通奸不同,在行为性质上讲,贾琏这一次是私自纳妾。在去见尤二姐的时候,凤姐儿的穿戴是这样的:

  头上皆是素白银器,身上月白缎袄,青缎披风,白绫素裙。眉弯柳叶,高吊两梢,目横丹凤,神凝三角。俏丽若三春之桃,清洁若九秋之菊。

  按照一般的逻辑,正妻去见“小三”,差不多都要精心地打扮一番,穿着上尽可能地要光鲜亮丽一些,防止自己因外表成为对方嘲笑的对象。然而,凤姐并非如此,她刻意地穿了一身白色的衣服,甚至连饰品都是白色的。之所以如此打扮,她意在提醒尤二姐,在国孝、家孝期间同贾琏结合的违法性。这次,王熙凤巧妙地利用法律,使自己处于法律制高点的位置,从而在与尤二姐的初次对决上,取得了心理上的优势。有意思的是,即便如此,面对尤二姐,凤姐并没有像“通奸事件”中那样,抓住对方大喊大叫、进行厮打,相反,凤姐刻意低调,用谦卑的语气一再恳请尤二姐搬进大观园:

  “我今来求姐姐进去和我一样同居同处,同分同例,同侍公婆,同谏丈夫。喜则同喜,悲则同悲,情似亲妹,和比骨肉……若姐姐不随奴去,奴亦情愿在此相陪。奴愿作妹子,每日伏侍姐姐梳头洗面。只求姐姐在二爷跟前替我好言方便方便,容我一席之地安身,奴死也愿意。”

  且在尤二姐搬进大观园后,凤姐把她风风光光地介绍给贾母及众姊妹认识。那么,用小厮兴儿的话说,“别人是醋缸,她就是醋瓮”的王熙凤为什么会这样做呢?这当然不是凤姐的本意,这体现了凤姐的聪明之处,其实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在这件事情上,制度并没有给她强势作为的空间。如前所述,尤二姐的身份和鲍二家的是不一样的,和鲍二家的厮打在一起,说明王熙凤对感情和婚姻的珍视,如果和尤二姐厮打在一起,那么,她就会给人以“妒”的口实。而按照当时的法律,妻子本身无子而又妒悍不许丈夫纳妾,这是一件性质恶劣的事情,且构成丈夫休妻的理由。就像她大闹宁国府时说的,“我既不贤良,又不容男人买妾,只给我一纸休书,我即刻就走。”丈夫私娶,作为妻子的凤姐一定要表现的宽容、大度,才符合作为一个妻子应该具有的素质和标准。在尤二姐这件事情上,王熙凤外在展示出来的,恰是这样一种姿态。

  进一步地,在计赚尤二姐进大观园的过程中,王熙凤以当时的制度为基础,向对方表明利害关系,展示了高超的语言艺术,尤二姐本人的态度也是值得玩味的。就妾的家族地位而言,滋贺秀三先生认为,这“从两方面得以规定。第一方面是它没有根植于所属宗祖观念之基础,这点与妻有所不同;第二方面却是相应地在制度上作为一种家族身份而被承认,这点使之与秘密的肉体关系有所区别。”(滋贺秀三:《中国家族法原理》,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第444页。)例如,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参加祭祀的女眷如贾蓉之妻胡氏、凤姐、尤氏、王夫人、邢夫人、贾母等,均有妻的身份或地位。对她们而言,参与家族中的祭祀活动,是她们的当然权利。而作为妾,赵姨娘等人根本不具有这样的资格,是不能参加这种家族宗教活动的。就像《祝福》中鲁四老爷评价祥林嫂:“这种人……祭祀时候可用不着她沾手……否则,不干不净,祖宗是不吃的。”这即是妾“没有根植于所属宗祖观念之基础”的表现;而第二十一、第四十四回,贾琏与多姑娘、鲍二家的通奸,在性质上讲,这属于“秘密的肉体关系”,是不被制度、家族认可的。而与之相比,妾却是相应地在制度上作为一种家族身份而被承认。为了说服尤二姐,在这一方面,王熙凤巧妙地给了对方足够多的暗示,王熙凤道:

  你我姐妹同居同处,彼此合心合意的谏劝二爷,谨慎世务,保养身子,这才是大礼呢。要是妹妹在外头,我在里头,妹妹白想想,我心里怎么过的去呢?再者叫外人听着,不但我的名声不好听,就是妹妹的名儿也不雅。

  这里,在强调了所谓“大礼”后,王熙凤的落脚点在“妹妹的名儿也不雅”,那么,王熙凤为何这么说呢?我们知道,尤二姐自嫁给贾琏,虽在外居住,但“持家勤慎”,其言谈行事,非常规矩,名声怎么就会因此“不雅”呢?事实上,王熙凤这是在暗示尤二姐,若不进贾府,选择继续在外面居住,那么,她和贾琏的关系,就非常接近于一种“秘密的肉体关系”,无疑,这句话是点中了尤二姐“死穴”的。由此,尤二姐选择进贾府,并不一定就表明她糊涂或者低估了王熙凤的厉害,而恰恰说明她也是有着某种追求的,在内心里,她期望获得家族认可,成为家族的一员,从而名正言顺地做贾琏的妾。她应该清楚,要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走进贾府。否则,继续待在外面,畏缩于一隅,不见天日,尽管这样不用担心王熙凤,但是,如同王熙凤所言,这样一来,她的名声就会“不雅”,她同贾琏的关系和鲍二家的这种“秘密的肉体关系”就没有分别。这是尤二姐不愿意见到的。因此,第六十八回介绍,在与凤姐会面之前,“尤氏心中早已要进去同住方好”。

  与之相应地,在骗尤二姐进大观园的同时,凤姐还紧锣密鼓地策划了一场官司。她通过来旺指使张华状告贾琏:“国孝家孝之中,背旨瞒亲,杖财倚势,强逼退亲,停妻再娶”等语;令张华只管去闹,“若闹大了,我这里自然能够平服的。”继而大闹宁国府,理直气壮地指责贾珍、尤氏、贾蓉等:

  “国孝家孝两层在身,就把人送了来”;

  “给你兄弟娶亲我不恼。为什么使他违旨背亲”;

  “这事原是爷做的太急了。国孝一层罪,家孝一层罪,背着父母私娶一层罪,停妻再娶一层罪……”

  贾琏私娶尤二姐时,贾敬刚去世不久,且当时朝廷里薨了一个老太妃,按照制度,在特定期间,是不能释服从吉的。由此,王熙凤罗列的这些罪名基本上都是成立的。可问题是,为什么她暗中指使张华去告,而自己不去提起诉讼呢?这里,我们就有必要了解一下那个时候女性的诉讼地位。清律规定:

  “妻妾告夫及告夫之祖父母、父母者,杖一百,徒三年。”

  意思很明确,法律否定妻子对丈夫的诉权。如果妻子状告自己的丈夫或丈夫的长辈,就要承担“杖一百,徒三年”的法律责任。“自来的伦理和法律的观念认为卑幼告尊长是干名犯义的行为,皆当予以社会的法律的制裁,妻告夫亦为干名犯义,与卑幼告尊长同样治罪。”(瞿同祖:《中国法律与中国社会》,商务印书馆2010年版,第123页。)即便不考虑家族、家庭的和谐、个人的名声,仅是考虑到要承担的法律后果,凤姐还可能亲自起诉吗?

  红楼世界里,王熙凤是个十分聪明的女性,第四十五回,李纨称她“真真是水晶心肝玻璃人”,她也是在与丈夫的相处中表现的最强势的女性。第二回,冷子兴言道:“谁知(贾琏)自娶了他令夫人之后,倒上下无一人不称颂他夫人的,琏爷倒退了一射之地”,第六十五回,兴儿形容 “(王熙凤)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人敢拦他”。上述两个例子不但说明了王熙凤家事处理中的法律意识,也生动地展示了贾琏和王熙凤之间的权力格局。在那样一个年代,王熙凤展现出的这份法律思维,更多的是无奈之举,同时,由于缺少了制度性支持,王熙凤的强势其实是虚幻的,而非实质意义的,不可能改变中国封建社会家庭中男尊女卑的基本局面。

[责编:秦超]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江南麦田收割忙

  • 废弃矿山华丽转身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5月23日,午后,北京迎来阵雨。雨后城市天际线与蓝天白云构成了一幅美丽图画。
2020-05-25 11:53
当地时间5月24日,纽约长岛国家公墓即将迎来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一位市民在墓碑前悼念逝去的亲人。每年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是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
2020-05-25 10:51
5月24日晚,演员在夏河县海螺湾大剧院表演《金顶梵音-拉卜楞》。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5月24日晚,演员在夏河县海螺湾大剧院表演《金顶梵音-拉卜楞》。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5月24日晚,演员在夏河县海螺湾大剧院表演《金顶梵音-拉卜楞》。
2020-05-25 10:27
如诗如画的西江黄金水道。梧州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部,紧靠粤港澳,毗邻北部湾,桂江、浔江、西江三江在这里汇合。2010年4月2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发布《广西西江黄金水道建设规划》。
2020-05-25 10:14
5月22日,航拍江西万载千亩百合花海。素有“花炮之乡、百合故里”之美誉的万载县,百合种植和加工有500多年的历史,尤以龙牙百合久负盛名。近年来,龙牙百合种植列入农民扶贫项目,成为当地农民脱贫攻坚的支柱产业。5月中下旬正是百合花盛开时节,络绎不绝的游客从四面八方涌来观赏,给当地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辛建安 摄
2020-05-25 10:13
5月23日,福州三坊七巷景区吸引了许多市民和游客前来参观游玩。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福州旅游业正有序恢复。
2020-05-25 10:12
汤山矿坑公园曾是汤山山体最大的废弃矿坑,通过湿地、草甸、湖区等景观元素对其进行生态系统、景观风貌恢复,形成了如今“以山为幕”的特色矿坑体验公园。省市新媒体人齐聚一堂,围绕“凝聚正能量 弘扬主旋律”主题,启动网络文化项目,分享融媒传播经验,展望网络直播发展新趋势,倡导网络文明。
2020-05-25 10:11
当地时间5月23日,美国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SpaceX的载人飞行任务DEMO-2发射前准备工作进行中,NASA两名宇航员罗伯特·本肯和道格拉斯·赫利当日进行了发射任务彩排。据悉,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将于5月27日进行首次载人飞行任务,利用载人龙飞船将两名美国宇航局送入太空。
2020-05-25 10:09
基辅动物园5月23日开始恢复对外开放,所有出入人员均要佩戴口罩,并接受体温检测,同时园区对入园人流量采取限制。新华社发(谢尔盖·斯塔拉斯坚科摄)  5月23日,在乌克兰基辅动物园,工作人员为准备入园的儿童检测体温。
2020-05-25 10:07
近日,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由中南民族大学音乐舞蹈学院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拉卜楞艺术团联合创排的大型藏族传统歌舞乐《金顶梵音-拉卜楞》在夏河县恢复公演,助力当地文旅产业加快复苏。
2020-05-25 10:04
5月23日,香港市民在街头签名,支持国家安全立法。
2020-05-25 09:45
随着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发掘的推进,一座制陶业特征显著的仰韶早期聚落揭开面纱,房址、陶窑、经淘洗加工的细泥块及大量草木灰、烧土等,为研究仰韶早期山区小遗址的聚落功能提供重要依据。
2020-05-25 09:44
5月24日,农户驾驶收割机在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八里店镇尹家圩粮油植保农机专业合作社的麦田里进行收割作业。
2020-05-25 09:44
这是5月24日在耶路撒冷地方法院的法庭上拍摄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中)。耶路撒冷地方法院24日开庭审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涉嫌贪腐案,审判小组由三名法官组成,内塔尼亚胡由此成为以色列首位接受司法审理的在任总理。
2020-05-25 09:37
海拔6500米的珠峰前进营地紧邻壮美的绒布冰川,是登山者攀登珠峰到达冰雪路面之前的最后一个营地,也是运送物资的牦牛能够到达的最后营地。因其被群山环抱,空气流通不畅,许多多次登顶珠峰的职业高山向导在这里也会有高原反应,所以这里也被称为“魔鬼营地”。5月22日,一场大雪,让这片被蔚蓝色冰塔林包围的“魔鬼营地”,呈现出冰雪世界的壮丽美景。
2020-05-25 09:37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统计,截至当地时间24日21时(北京时间24日20时),日本当日新增确诊病例42例,累计确诊16611例;新增死亡病例13例,累计死亡838例。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 摄  5月24日,在日本东京,市民戴口罩经过浅草商店街,商店街上的商铺暂时关停。
2020-05-25 09:36
5月24日凌晨,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抵达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国际机场。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24日凌晨乘包机抵达塔吉克斯坦,开启为期9天的抗疫经验交流与合作。同机抵达的还有中国政府对塔第三批抗疫援助物资,包括核酸检测试剂盒、呼吸机、医用口罩等。
2020-05-25 09:36
5月23日,工人在唐山市曹妃甸区LNG项目第一阶段工程储罐建设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5月23日,工人在唐山市曹妃甸区LNG项目第一阶段工程储罐建设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
2020-05-24 14:50
5月2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名男子在林肯纪念堂休息放松。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22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2日19时32分(北京时间23日7时32分),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1600481例,累计死亡病例达95921例。
2020-05-24 14:47
这是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出土的仰韶早期器物(资料照片)。随着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发掘的推进,一座制陶业特征显著的仰韶早期聚落揭开面纱,房址、陶窑、经淘洗加工的细泥块及大量草木灰、烧土等,为研究仰韶早期山区小遗址的聚落功能提供重要依据。
2020-05-24 14:4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