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术小品 > 正文

“床”为何物

来源:解放日报2019-05-09 10:03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佳怡

李白《静夜思》:“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简单上口,妇孺皆能成诵,是以千余年来流传不衰。

时至今日,这首本来极简单的诗,因为一个“床”字,变得不那么简单起来。

传统注解,“床”即坐卧之具。李白夜不能寐,在床上辗转反侧,看到月光透窗而入,洒于地下,明若严霜,抬起头看看月亮,然后低头思念起了故乡。

有论者认为,把“床”训为坐卧之具是不对的。他们说唐代窗子很小,而床腿又很低,月光是照不到床前的,李白躺在床上也没法看到月亮。他们说此“床”应为“井栏”。李白并非在黑乎乎的房间里躺卧,而是在院子里散步,看到井栏前月光如霜,于是抬头看看月亮,低头想想家乡。他们认为这样解释才合乎逻辑。而李白诗中凡与“床”有关的诗,只要“床”字单用,全部都是指井栏。比如“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在房间里怎么能骑着竹马绕床弄青梅呢?所以应该是围着院子里的井玩耍。

最早将“床”与井栏联系起来的,是元代的熊忠。他在他的著作《韵会》里说:“唐人谓井栏为银床。”明初《洪武正韵》与清代《康熙字典》因袭其说。《康熙字典》更举例曰:“后园凿井银作床。”以此看来,床又作“井栏”似是确凿无疑的。

然而奇怪的是,比这几部韵书更早的《广韵》和《集韵》,却俱无此条义项。《广韵》与《集韵》俱为北宋官方编修之音韵学著作,其去唐代更近(而宋以前的音韵著作俱已佚亡),却何以将这么重要的一条义项反复无视呢?

原因恐怕有二:其一,宋人治学态度没有后人严谨;其二,宋人根本没认为“床”又是井栏。

就算认为“床”又训为“井栏”的人,恐怕也不敢不作辩议便非议宋代学者的学风。那么,是不是第二个原因,宋人并不认为“床”是井栏呢?

据“井栏论”者讲,所谓井栏,并非在井周围立的栅栏,而是井口上凸起于地平面的部分,作固井之用。而这个“井栏”,就是唐朝人所谓的“银床”。

那么问题又来了:井栏弄这么高,安全诚然,但是怎么汲水?难道古人长大以后,一个个身高一丈开外?抑或每次打水都要搬张梯子,颤巍巍登梯以汲?

所以,这种说法是靠不住的。就算许进雄先生辈真的看到了那么高的上古井栏,也必然是因年代久远,井周地貌发生的变化,比如土层挖移,以至井栏高突了。否则打个水跟打仗似的,这种生活谁受得了。

那么,“床”到底是井栏吗?我们再看看《康熙字典》举以为例的那句诗:“后园凿井银作床”。此诗出自《乐府诗集·舞曲歌辞·淮南王篇》:“后园凿井银作床,金瓶素绠汲寒浆。”金瓶是盛水之具,素绠是提水之绳,这是无疑问的。可是,如果“床”不是指井栏,那么从这句诗里还看不出到底应该是什么。

还好古诗中相似的句子还有很多。譬如梁简文帝《双桐生空井》:“还看稚子照,银床系辘轳。”又,后蜀花蕊夫人《宫词》:“鸡人报晓传三唱,玉井金床转辘轳。”从这两句诗来看,所谓“银床”,还真不是井栏,而是安放辘轳的轴。

李贺的《后园凿井歌》印证了这个推断。诗中有句:“井上辘轳床上转。水声繁,弦声浅。”井上头的辘轳在“床”上头转,不是插辘轳的轴是什么?

现在再回过头来看《康熙字典》引证的那句诗:“后园凿井银作床,金瓶素绠汲寒浆。”以银色的物体作辘轳轴,套上素绠,系上金瓶,摇到井下去打水,在逻辑与情境上岂非更通顺?

所以,“银床”之称,并非唐人才有。唐人所谓的“银床”,指的是辘轳轴,而根本不是井栏。宋人没有那样写,是完全正确的。熊忠治学不够精严,轻谓“唐人以井栏为银床”。所可怪者,《洪武正韵》与《康熙字典》都是国家大型文化工程,编撰者都是当世宿学,居然以讹传讹。可为一叹!

既然“床”不是井栏,那么《静夜思》所谓井边月光之说,也就不能成立了。

不仅从物证和诗学上可以证实彼说不能成立,从语言学上亦可驳之。“床前明月光”的“前”是方位介词,只能用在面向性比较强的事物之前,比如朝向明确的房屋、靠壁陈设的器物等等。所以,我们可以说“房前”,可以说“桌子前”,可以说“门前”。但如果是没有明确面向性的事物,比如桌子上一个圆溜溜的苹果,或者庭院里一张小圆桌,就只能说“苹果旁”“圆桌边”,而不能说“苹果前”“圆桌前”。

再来看看“床前明月光”。如果把床理解为坐卧之具,靠墙而放,那么说“床前”是自然而然的事。但如果是井栏呢?井栏一围之大,独处庭院之中,请问哪一面才是“井前”?且井周四面八方皆有明月普照,怎可能只有“井栏前”才有明月光?所以,以“床”为“井栏”的解释是完全错误的。

马未都认为“床”诚然不是“井栏”,但却是胡床。李白挺在房间内的床上的确无法对月生情,所以李大师事实上是提了张胡床,悠闲地坐在庭院里,看看床前的满地月光,再想想家里的老婆孩子。他说这样看上去才更有诗意。

至于胡床规制,马先生说好比是现在的马扎,方便易携带,所以李白要搬着它去庭院里看月亮是累不到的。

床有多种形制,胡床是其中之一。李白诗作中是胡床的都会写明,比如“去时无一物,东壁挂胡床”,再如“庾公爱秋月,乘兴坐胡床”。但此诗中李白并未明说是什么床,马先生又何所据而认定是胡床呢?

退一步说,就算是胡床,李白要在庭院里散散步看会儿月亮,还需要搬个小马扎?如果要说诗意的话,在满院月色下缓步空庭更具情境,还是搬个小马扎坐那儿发呆更有诗意?再说,一个小马扎摆在庭院里,哪是前哪是后?就算硬指个前后,难道也只有马扎前才有月光?李大师坐在马扎上,面对满庭清辉,却只对“马扎前的月光”有感?

不懂诗、也不会写诗的人妄谈诗境,往往只能想象其表面,而不明白其中的物我情景与感怀逻辑。比如“余音绕梁三日不绝”,难道歌声仅仅围着屋梁转来转去吗?外行人谈诗,往往犯这种生搬逻辑的毛病。这正如他们认为诗人在房间里不会有诗意,也不可能看到月亮一样,一切都是想当然。

可是,唐朝的房子窗户真的很高很小,而床腿又很低,所以月光照不到床前,诗人也看不到月亮吗?

事实上,唐朝的窗户并不小!唐朝建筑最重要的特征就是雄阔,唐朝国力雄浑,人们也气派颇足,喜欢住大房子。不仅宫廷大户如此,平民居舍亦求轩敞。白居易曾在庐山造一所草堂,临时憩居。房子很简朴,“三间两柱,二室四牖”(《草堂记》)。草堂共三间,以两根梁柱分隔,中为厅堂,两侧为室。两室共有四个窗子。每室两窗,已然不少。而唐朝的窗子,最具特点、也最普遍的是直棂窗,即以竖格的木条为窗棂。唐朝建筑以木为主,所以窗子是比较大的。国内现在已基本没有唐朝农居遗建,但日本奈良基本上是按照唐朝的建筑格式建造的,至今尚有许多遗存,可以一窥唐朝建筑风格之一斑,同时也就知道唐朝的窗户到底小不小了。

至于床,中国人使用的历史极早。许慎《说文解字》:“床,身之安也。”就是坐卧之具。《易·剥卦》:“剥床以足。”说明殷商时期中国已经有了床,而且是有足的。但是此时的足比较短,汉魏之前,中国人习惯席地坐卧,床是一种比席簟更高一点的家具。那时床的功能很多,可以出现在任何场合,包括朝堂之上。《晋书》:“武帝会宴。卫瓘以手抚帝床曰:‘此座可惜’。”可知在晋代,皇帝会宴大臣,还是坐在床上。随着南北朝五胡乱华,胡人的生活方式渗透入汉人中来,汉人的床腿也开始越来越高了。到了唐代,有着鲜卑血统的李氏帝国的床,也高得跟现在差不多了。

于是,某一天晚上,月光透过窗子,照到卧床之前,在房间内黑暗的衬托下明白如霜。四方漫游、流窜天下的李白大师忽然夜不能眠,于是拥被而坐,或者披衣下床,隔窗望着夜空中那轮明月,一时乡愁勃发,若有郁郁不胜之感。于是乎,脍炙人口的《静夜思》就诞生了。(李佳怡)

[ 责编:秦超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江南麦田收割忙

  • 废弃矿山华丽转身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5月23日,午后,北京迎来阵雨。雨后城市天际线与蓝天白云构成了一幅美丽图画。
2020-05-25 11:53
当地时间5月24日,纽约长岛国家公墓即将迎来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一位市民在墓碑前悼念逝去的亲人。每年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是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
2020-05-25 10:51
5月24日晚,演员在夏河县海螺湾大剧院表演《金顶梵音-拉卜楞》。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5月24日晚,演员在夏河县海螺湾大剧院表演《金顶梵音-拉卜楞》。新华社记者 陈斌 摄  5月24日晚,演员在夏河县海螺湾大剧院表演《金顶梵音-拉卜楞》。
2020-05-25 10:27
如诗如画的西江黄金水道。梧州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部,紧靠粤港澳,毗邻北部湾,桂江、浔江、西江三江在这里汇合。2010年4月2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发布《广西西江黄金水道建设规划》。
2020-05-25 10:14
5月22日,航拍江西万载千亩百合花海。素有“花炮之乡、百合故里”之美誉的万载县,百合种植和加工有500多年的历史,尤以龙牙百合久负盛名。近年来,龙牙百合种植列入农民扶贫项目,成为当地农民脱贫攻坚的支柱产业。5月中下旬正是百合花盛开时节,络绎不绝的游客从四面八方涌来观赏,给当地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辛建安 摄
2020-05-25 10:13
5月23日,福州三坊七巷景区吸引了许多市民和游客前来参观游玩。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福州旅游业正有序恢复。
2020-05-25 10:12
汤山矿坑公园曾是汤山山体最大的废弃矿坑,通过湿地、草甸、湖区等景观元素对其进行生态系统、景观风貌恢复,形成了如今“以山为幕”的特色矿坑体验公园。省市新媒体人齐聚一堂,围绕“凝聚正能量 弘扬主旋律”主题,启动网络文化项目,分享融媒传播经验,展望网络直播发展新趋势,倡导网络文明。
2020-05-25 10:11
当地时间5月23日,美国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SpaceX的载人飞行任务DEMO-2发射前准备工作进行中,NASA两名宇航员罗伯特·本肯和道格拉斯·赫利当日进行了发射任务彩排。据悉,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将于5月27日进行首次载人飞行任务,利用载人龙飞船将两名美国宇航局送入太空。
2020-05-25 10:09
基辅动物园5月23日开始恢复对外开放,所有出入人员均要佩戴口罩,并接受体温检测,同时园区对入园人流量采取限制。新华社发(谢尔盖·斯塔拉斯坚科摄)  5月23日,在乌克兰基辅动物园,工作人员为准备入园的儿童检测体温。
2020-05-25 10:07
近日,在做好疫情防控的前提下,由中南民族大学音乐舞蹈学院与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夏河县拉卜楞艺术团联合创排的大型藏族传统歌舞乐《金顶梵音-拉卜楞》在夏河县恢复公演,助力当地文旅产业加快复苏。
2020-05-25 10:04
5月23日,香港市民在街头签名,支持国家安全立法。
2020-05-25 09:45
随着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发掘的推进,一座制陶业特征显著的仰韶早期聚落揭开面纱,房址、陶窑、经淘洗加工的细泥块及大量草木灰、烧土等,为研究仰韶早期山区小遗址的聚落功能提供重要依据。
2020-05-25 09:44
5月24日,农户驾驶收割机在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八里店镇尹家圩粮油植保农机专业合作社的麦田里进行收割作业。
2020-05-25 09:44
这是5月24日在耶路撒冷地方法院的法庭上拍摄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中)。耶路撒冷地方法院24日开庭审理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涉嫌贪腐案,审判小组由三名法官组成,内塔尼亚胡由此成为以色列首位接受司法审理的在任总理。
2020-05-25 09:37
海拔6500米的珠峰前进营地紧邻壮美的绒布冰川,是登山者攀登珠峰到达冰雪路面之前的最后一个营地,也是运送物资的牦牛能够到达的最后营地。因其被群山环抱,空气流通不畅,许多多次登顶珠峰的职业高山向导在这里也会有高原反应,所以这里也被称为“魔鬼营地”。5月22日,一场大雪,让这片被蔚蓝色冰塔林包围的“魔鬼营地”,呈现出冰雪世界的壮丽美景。
2020-05-25 09:37
据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统计,截至当地时间24日21时(北京时间24日20时),日本当日新增确诊病例42例,累计确诊16611例;新增死亡病例13例,累计死亡838例。新华社记者 杜潇逸 摄  5月24日,在日本东京,市民戴口罩经过浅草商店街,商店街上的商铺暂时关停。
2020-05-25 09:36
5月24日凌晨,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抵达塔吉克斯坦首都杜尚别国际机场。中国政府联合工作组24日凌晨乘包机抵达塔吉克斯坦,开启为期9天的抗疫经验交流与合作。同机抵达的还有中国政府对塔第三批抗疫援助物资,包括核酸检测试剂盒、呼吸机、医用口罩等。
2020-05-25 09:36
5月23日,工人在唐山市曹妃甸区LNG项目第一阶段工程储罐建设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杨世尧 摄  5月23日,工人在唐山市曹妃甸区LNG项目第一阶段工程储罐建设工地施工(无人机照片)。
2020-05-24 14:50
5月22日,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名男子在林肯纪念堂休息放松。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22日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美国东部时间22日19时32分(北京时间23日7时32分),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达1600481例,累计死亡病例达95921例。
2020-05-24 14:47
这是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出土的仰韶早期器物(资料照片)。随着河南灵宝城烟遗址发掘的推进,一座制陶业特征显著的仰韶早期聚落揭开面纱,房址、陶窑、经淘洗加工的细泥块及大量草木灰、烧土等,为研究仰韶早期山区小遗址的聚落功能提供重要依据。
2020-05-24 14:4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