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藤泽周平:不是那种武侠小说
首页> 学人风采 > 正文

藤泽周平:不是那种武侠小说

来源:文汇报2019-08-14 14:48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周宇

  日本江户时代,政治安定,经济繁荣。在这个时代做一名武士,运气好的话,一辈子也不用拔剑与人搏命,可以安安稳稳干一份体制内的工作,按照位阶高低,领20石到200石不等的俸禄,成家立业,平静度过此生。

  但是人世漫长,变生肘腋,保不齐哪天,因为卷入一件什么祸事,平日里规规矩矩的武士就得使出毕生所学的剑术,与人性命相见。藤泽周平写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译林出版社引进了藤泽周平(1927~1997)的作品,包括三部短篇小说集《黄昏的清兵卫》《隐剑秋风抄》《隐剑孤影抄》和一部长篇小说《蝉时雨》。

  出版社宣传藤泽周平是“日本武侠小说宗师”,这样的说法可能让看惯金庸古龙的中国读者有点不适应。因为藤泽周平笔下的主人公并不是大英雄大侠客,而是为藩主工作的低级武士。

  这些武士干着一份极平常的工作——仓管(《叫花子助八》)、会计(《黄昏的清兵卫》)、土木工程队员(《咋咋呼呼的半平》)、乡村巡田吏(《蝉时雨》)……平常到富庶一点的人家,都不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们。

  他们有家室要养活——妻子、孩子、老仆,哪张嘴也不能饿着,薪俸不够的话还得搞搞副业,编竹笼挣钱补贴家用(《黄昏的清兵卫》);有方方面面的麻烦要处理——老婆嫌家里穷(《叫花子助八》),儿媳妇嫌公公吃闲饭(《爱忘事的万六》),不小心卷入了与上司遗孀的绯闻(《生瓜与右卫门》),领导搞派系斗争要求其选边站队(《壁上观与次郎》)……都是市井俗人的苦恼,说起来庸碌猥琐,上不了台面。

  况且武士们自身的毛病也不少,有的是色迷心窍的跟踪狂(《好色剑流水》),有的是决斗前躲到妻子怀里的胆小鬼(《怯剑松风》),有的是薪俸微薄到处求人请客的酒鬼(《酒乱剑断石》),有的干脆是领导的马屁精(《马屁精甚内》)。总之,要他们像郭靖那样忧国忧民,像杨过那样为了爱情虽千万人吾往矣,像令狐冲那样放荡不羁,难度太大。多数情况下,他们是连藩主、家老等高层人物的面也见不上的卒子,兢兢业业,养家糊口,一门心思过自己的小日子,只有被逼到走投无路时,才不得不豁出命来,以秘传的剑术与对手一决雌雄。决斗后胜出,也不至于扬眉吐气功成名就,只是完成了命运交待的任务,擦擦冷汗,道声侥幸,回家继续过“白菜豆腐”的寻常生活。

  如果说藤泽周平写的算是“武侠小说”,那么这样的武侠小说在中国根本没有对标物。这里头没有大江湖、大气魄,故事的主要发生地“海坂藩”,只是日本江户时代数百个小县城之一,所以小说里武士们为之驱使搏杀的藩政派系斗争,其实是“县政府官场风云”,全无逐鹿中原的气势可言。

  打斗场面没有排山倒海的内力,神乎其神的剑法。小说中所谓秘传的剑术,并非玄虚难懂的神功,它的招数描写得非常清晰,极富临场感,懂一点日本剑道的读者能在脑海中还原出绝招的形态,《必死剑鸟刺》《无形剑鬼爪》《邪剑龙尾》等篇都有电影版本,完美呈现了小说中的秘剑描写。相比之下,中国的武侠小说写到武功时只求玄妙,不求写实,《笑傲江湖》拍了许多个版本,独孤九剑具体怎么打的谁能明白?

  至于“张无忌从孤儿一路逆袭到武林盟主”“韦小宝与七美女大被同眠”“乔峰聚贤庄单挑群雄”这样的爽文感受,藤泽周平更是无法提供,他笔下的主人公哪有此等人生际遇。

  日本评论家佐高信曾说得好——如果要问“江户城是谁建造的”,答“太田道灌”(主持修建了江户城的将军)会被视作正确答案,答“木匠水泥匠”的则会被笑话,藤泽周平的小说便是站在木匠水泥匠的立场来创作的。

  他写“黄昏的清兵卫”下班路上买菜,脸上一圈胡子茬,衣服脏兮兮,拎着豆腐和带土的葱,以狼狈邋遢的武士形貌走在路人诧异的眼神底下。到家后把葱放在泥地上,汲水,把豆腐沉在水桶里,然后问候病妻,摘刀,换衣服,绑束袖,干家务活……情态细致,动作有序,完全是不输给孙犁、汪曾祺的人物白描;写“酒乱剑断石”乞求同僚请客喝酒,一开始故作轻松的邀请,紧盯对方的眼神,微微出汗的掌心,到肚肠如火烧,胸口几欲爆裂,恨不得抓住同僚的袖子往酒馆里拖,从对话到心理状态层层递进,活画出一个穷酒鬼的堕落,这样的文学质感,在武侠小说里是难见到的。

  比起武侠小说,藤泽周平的作品更接近以武士为题材的严肃小说,强调他是武侠作家,有点像把蒲松龄作为“恐怖故事大王”来宣传一样,被吸引来的武侠迷怕是会失望,而真正对胃口的文学迷看到“武侠宗师”的招牌,又可能绕道而行,错过这个拿了直木奖、菊池宽奖、吉川英治文学奖,为村上春树和侯孝贤激赏的优秀作家。

  老舍有一个短篇名作《断魂枪》,讲民国时期一位老镖师,身怀绝技,隐于闹市,各种人登门拜师,想学他当年威震江湖的“五虎断魂枪”,老头就是不肯教。结尾是在月色之下,老头一人在后院练枪,一气把64枪刺下来,望着月亮自言自语:不传,就是不传!

  如果你喜欢《断魂枪》,那一定不要错过藤泽周平,因为《断魂枪》是气质上最接近藤泽周平的中文小说。

  或许,老舍、汪曾祺要是写武侠,可能会是这个路子吧。(周宇)

[ 责编:秦超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武汉:做好铁路客运发车准备

  • 山西平陆黄河湿地迎来夏候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邓浩/摄)  武汉长江大桥“飞架南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邓浩/摄)  远处的鹦鹉洲长江大桥灯火通明。
2020-04-08 07:30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
2020-04-08 06:58
4月7日晚,从长沙来武汉探亲后一直滞留在武汉的旅客刘先生在武昌火车站进站时向工作人员出示健康码,准备乘坐K81次列车离开武汉。4月8日零时50分,从西安驶往广州的K81次列车从武昌火车站开出,这是武汉“解封”后经停载客开出的首趟旅客列车。
2020-04-08 06:57
4月8日凌晨,K81次列车到达长沙火车站,两名从武汉来的乘客(前左一、前左二)下车后走在站台上。
2020-04-08 06:55
4月7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人们戴口罩出行。塞内加尔卫生和社会行动部长阿卜杜拉耶·迪乌夫·萨尔7日在每日新冠疫情通报会上表示,过去24小时内塞内加尔新增治愈病例13例,治愈病例总数已经达到105例。
2020-04-08 06:55
4月8日凌晨,在武汉北高速收费站,工作人员移除围栏。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
2020-04-08 03:07
4月7日,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乘坐的国航包机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受到水门礼迎接。当日,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157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后平安抵京。当日,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157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后平安抵京。
2020-04-08 03:05
4月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工作人员在社区消毒。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乌兹别克斯坦防疫人员在首都塔什干开展消杀作业。4月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防疫人员向街道喷洒消毒液。
2020-04-08 03:04
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全市景观照明开启(无人机拍摄)。
2020-04-08 03:03
4月7日,武汉光谷环岛开启灯光秀(无人机照片)。当日,随着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进入倒计时,全市开启了城市景观照明,夜色中的武汉美不胜收。当日,随着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进入倒计时,全市开启了城市景观照明,夜色中的武汉美不胜收。
2020-04-07 23:46
4月7日,在英国伦敦,代表约翰逊处理有关事务的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左一)离开唐宁街。英国首相府发言人说,约翰逊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前已安排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代表他处理有关事务。
2020-04-07 22:52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
2020-04-07 22:47
这是4月7日在青岛大珠山拍摄的杜鹃花(无人机照片)。近日,山东省青岛市大珠山风景区的杜鹃花陆续进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绵延数里,蔚为壮观。近日,山东省青岛市大珠山风景区的杜鹃花陆续进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绵延数里,蔚为壮观。
2020-04-07 22:34
4月6日,在日本东京,行人戴口罩从樱花树下经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7日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宣布东京、大阪、埼玉、千叶、神奈川、兵库和福冈7个都道府县进入紧急状态,有效期限至5月6日。
2020-04-07 22:34
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
2020-04-07 22:06
近日,在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南部山区,漫山遍野杏花盛开,黄土高坡生机勃勃。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4月7日在榆阳区古塔镇赵家茆村杏树林里拍摄的白鹅。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4月7日拍摄的榆阳区古塔镇赵家茆村的杏树林(无人机照片)。
2020-04-07 22:02
4月7日,高三学生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食堂内就餐。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4月7日,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门口,高三学生排队准备进入校园。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4月7日,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高三学生在教室内自习。
2020-04-07 21:59
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与菲律宾卫生部长弗朗西斯科·杜凯(左)进行交流。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参与座谈。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参与座谈。
2020-04-07 08:4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