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文:一种高级的美是有技术含量的
首页> 学术小品 > 正文

文:一种高级的美是有技术含量的

来源:中国青年报2019-10-18 09:52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浙江师范学院教授,博导,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张法

  在远古中国,一方面,西北羌姜诸族由“羊饰大人”演进而来的“美”,成为具有宇宙普遍性之美;另一方面,东南夷越诸族由“文身大人”演进而来的“文”,也成为具有宇宙普遍性之美。东汉学者郑玄就在《乐记·乐象篇》注中说:“文犹美也。”

  文,甲骨文有等写法;金文有等写法。朱方圃、商承祚、陈梦家、徐中舒等都把“文”释为正立的、以胸中饰画代表文身的人形。商承祚与李孝定还讲,“文”即“大”,为仪式中文身的大人。

  从“仪式中的大人”这一角度来说,文与美相同。但美第一强调的是动物形象的羊(最初的图腾观念),第二强调的是头饰(以首为贵的观念),这两点都进一步演化,前者演化为超离动物形象的大人,后者演化为大人头上的冕。

  文作为“仪式中的大人”,虽然其中一些字形(如等)也强调头饰,但更强调的是身体,特别是身体正面的图画装饰和身体内部的具灵之心。在文字的身体中间加上心(如等),既可释为具灵之心,也可释为胸部佩饰。特别是文字写作,加上了玉旁,即表明玉在身体之美上的重要地位,同时也显示“文”作为持玉或佩玉的巫王,仍在“仪式中的大人”这一条演进路线上。总而言之,文,是仪式中的大人的身体之美。

  “文”的演进,大趋势是从原始文身到朝廷冕服,这一进程非常漫长。《周易·系辞下》说“黄帝尧舜垂衣裳而天下治”,讲述了从冕服出现到完成的时间段。“文”主要来自东和南,《礼记·王制》曰:“东方曰夷,被发文身……南方曰蛮,雕题交趾。”后来,东方的夷较早进入冕服之美,东南的越虽在政治上与列国一道进步,但在身体之美上仍为文身状态。《墨子·公孟》讲,齐桓公以“高冠博带”治国、晋文公以“大布之衣,牂羊之裘”治国、楚庄王以“鲜冠组缨,缝衣博袍”治国,而“越王句践,剪发文身,以治其国,其国治”。

  远古身体之文(美)的演进,大致可分为两大阶段。第一阶段是毛饰类和纹画类。西与北相对寒冷,以毛饰为主;东与南相对温暖,以纹画为主。毛饰类即“彡”,用动物皮毛来装饰身体,形、修、彰、彩、彦等的词义皆为“文采”;纹画类,用刻绘方式来装饰身体,斐、辨、粉等的词义皆为“文绘”。所以,从总类概括,西与北的毛饰类身体之美被称为“彣”,东与南的纹画类身体之美被称为“文”。

  第二阶段是从文身之美进入冕服之美。身体之美进入织物之美,特别是用丝织品对身体进行美饰,黼、黻、绮、绢、绯等的词义皆为“文绣”。

  从原始文身到朝廷冕服的演进,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特色。唐代孔颖达在《左传·定公十年》疏曰:“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按这个说法,由东西南北各族群融合而来的“华夏”,名字就来源于以“服章之美”为核心的礼仪体系。所谓华夏衣冠,即以衣冠之美来代表文化特性。

  远古文化从原始文身升级到朝廷冕服,内蕴三大特点:其一是文化标志,原始文身的图案是各族群的观念,朝廷冕服则是族群融合后具有普遍性的朝廷观念;其二是审美体系,文身和冕服都以美的外观出现,最初体现的是各族群的美学观念,后来则是朝廷的美学观念;其三是等级象征,从文身到冕服,中国文化的等级结构在服饰上得到体制性的呈现。

  冕服,呈现了三个方面的美学内容:一是以天地人为核心纹样的十二章体系,即《尚书·益稷篇》里,舜讲的“日月星辰山龙华虫作会宗彝藻火粉米黼黻絺绣”;二是与天地鬼神对话的六冕体系,如《周礼·春官·司服》说的,“司服掌王之吉凶衣服,辨其名物,与其用事……王之吉服,祀昊天上帝,则服大裘而冕,祀五帝亦如之;享先王则衮冕,享先公飨射则鷩冕;祀四望山川则毳冕;祭社稷五祀则絺冕;祭群小则玄冕”;三是整个天下等级结构的差序体系,一个人的等级定位(王、诸侯、大夫、士),一望服饰便知。这三点都体现了黄帝尧舜能“垂衣裳”而“天下治”所蕴含的丰富内容。

  文,是仪式之人(远古之巫和朝廷之王)的身体之饰,即美的外观。由于巫与王在仪式中的核心作用,他们的外观影响和规范着整个仪式,于是,文又被用来指整个仪式的外观。因此,仪式中的建筑、音乐、图像、器物、咒言等各因素,都可以称之为“文”。由原始仪式向朝廷仪式的演进,也是各种仪式因素作为各种文的演进。

  具体来讲,器物之文,是从岩画、彩陶、玉器、青铜,到先秦时期完备的典章制度、器物、旌旗、车马;身体之文,是从简单的裸身之文和毛饰之彣,到等级分明的朝廷冕服体系;音乐之文和言辞之文,是从简陋的“击石拊石”之乐、简单的咒语,到表明各等级身份的书法言辞体系、身体语言程式、仪式音乐体系;建筑之文,是由简单的房屋坛台到宫室、城邑,宗庙、祭坛、陵墓。

  文的具体发展过程,除了从彩陶、玉器、青铜图案等考古材料和文献资料中零散而复杂地透出外,已难确切考证。然而,从语言学上却可以看到,文以其约一万多年的发展,最后成为美的总称。

  在先秦典籍的语言运用中,文可以用来指人的服饰衣冠、身体礼节、语言修辞(《左传·僖公二十四年》“言,身之文也”),可以用来指朝廷、宫室、宗庙、陵墓等制度性建筑,可以用来指旌旗、车马、器物、仪式等美观性事物(《左传·桓公二年》“文物昭德”),可以用来指文字、诗歌、音乐、绘画、舞蹈(《礼记·乐记》“声成文,谓之音”“五色成文”;《说文》“文,错画也”)……

  人在创造社会之文的同时,也以相同的眼光来看自然——日、月、星,天之文;山、河、动、植,地之文。总而言之,当文扩展为整个天地之美的时候,它就成为一切审美对象的总称。孔子称尧舜“焕乎其有文章”,赞西周“郁郁乎文哉”,正是文作为普遍之美的表达。

  作为普遍之美的文,进入春秋后发生了变化。从远古到西周,文都是美善合一的,美的外观背后有政治、伦理、神学支撑。但春秋之后,礼崩乐坏,一方面,各诸侯大夫为提升自己的地位,纷纷使用越级的礼乐(如鲁国大夫季氏用了天子的舞乐,“八佾舞于庭”);另一方面,各诸侯大夫为了享乐,创造了新的美的类型,如大量出现的俗乐新声。

  《国语·晋语》讲晋平公喜欢新声,《晏子春秋》讲齐景公耽于新声,《韩非子·十过》讲卫灵公喜爱新声。《韩非子·十过》讲了秦缪公为得到人才,送女乐给戎国;《左传·襄公十一年》《国语·晋语》都讲了郑伯为求和平,送女乐给晋侯;《史记·孔子世家》讲了齐国为了政治目的,送女乐给鲁侯。

  新声是新出现的音乐,为了纯粹享乐而产生,被各国君主纳入宫廷。在春秋各国的宫廷舞乐中,无论是旧乐还是新声,都被视为享乐对象,率先开始了朝廷之文的意义转变。在社会变革的推动下,朝廷的文的体系,不断与政治、伦理、神学脱钩,成为纯粹的享乐对象。在现实中,如《左传》《国语》中所讲,服美不称,车马唯美,高台为乐,不断出现;在理论上,墨子、老庄,韩非子,乃到孟子,都把“文”看得如美人和黄金一样,只是享乐,正如《墨子·非乐》中讲到的,以音乐为代表的整个文,就是享乐。

  在此进程中,只有作为语言的“文”仍然保持着文化高位。文字之美在与色、声、味等享乐之美有了本质区别之后,就包含了两种意义:一是普遍之美,二是比普遍之美更高级的语言之美。

  从此,中国美学体系有了三个级别:普遍一般的众物之美,与朝廷之礼相连的政治之美,与语言之美相连的诗文之美;从此,文就成为比一般之美和政治之美更高级的美。因此,在中国美学体系中,美,可用于一切方面,文,则用于更高级的美。比如,用文质彬彬、文气诗韵等词去赞美人,比用美品位更高。

  文来自于与雕绘相关的图案,讲究技术,当文字出现并成为文化和美学的主流后,图案的技术就升华为文字的技术,乃至于诗文成为艺术的最高级,超过了音乐和图案。文之美,就不再仅是图案之美、音律之美,首先应是诗文之美。

  文是与技术相关而成为普遍之美的,“文”就与“不文”、普通、粗俗相区别。用文来形容一种美,这种美一定是有技术含量的,最主要的就是有书卷气、高雅的,这也士农工商中士的社会地位相关。文与美都有普遍性,但美可以是一切美,无论低俗或高雅,文则一定是精致之美、高雅之美。

[ 责编:李贝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武汉:做好铁路客运发车准备

  • 山西平陆黄河湿地迎来夏候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4月8日凌晨,在武汉北高速收费站,工作人员移除围栏。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
2020-04-08 03:07
4月7日,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乘坐的国航包机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受到水门礼迎接。当日,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157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后平安抵京。当日,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157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后平安抵京。
2020-04-08 03:05
4月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工作人员在社区消毒。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乌兹别克斯坦防疫人员在首都塔什干开展消杀作业。4月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防疫人员向街道喷洒消毒液。
2020-04-08 03:04
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全市景观照明开启(无人机拍摄)。
2020-04-08 03:03
4月7日,武汉光谷环岛开启灯光秀(无人机照片)。当日,随着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进入倒计时,全市开启了城市景观照明,夜色中的武汉美不胜收。当日,随着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进入倒计时,全市开启了城市景观照明,夜色中的武汉美不胜收。
2020-04-07 23:46
4月7日,在英国伦敦,代表约翰逊处理有关事务的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左一)离开唐宁街。英国首相府发言人说,约翰逊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前已安排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代表他处理有关事务。
2020-04-07 22:52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
2020-04-07 22:47
这是4月7日在青岛大珠山拍摄的杜鹃花(无人机照片)。近日,山东省青岛市大珠山风景区的杜鹃花陆续进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绵延数里,蔚为壮观。近日,山东省青岛市大珠山风景区的杜鹃花陆续进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绵延数里,蔚为壮观。
2020-04-07 22:34
4月6日,在日本东京,行人戴口罩从樱花树下经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7日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宣布东京、大阪、埼玉、千叶、神奈川、兵库和福冈7个都道府县进入紧急状态,有效期限至5月6日。
2020-04-07 22:34
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
2020-04-07 22:06
近日,在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南部山区,漫山遍野杏花盛开,黄土高坡生机勃勃。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4月7日在榆阳区古塔镇赵家茆村杏树林里拍摄的白鹅。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4月7日拍摄的榆阳区古塔镇赵家茆村的杏树林(无人机照片)。
2020-04-07 22:02
4月7日,高三学生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食堂内就餐。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4月7日,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门口,高三学生排队准备进入校园。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4月7日,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高三学生在教室内自习。
2020-04-07 21:59
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与菲律宾卫生部长弗朗西斯科·杜凯(左)进行交流。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参与座谈。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参与座谈。
2020-04-07 08:44
4月6日,武汉动车段高铁动车组整装待发。
2020-04-07 10:09
在位于上海松江的江南古典园林——醉白池,春花与古建筑相映衬(4月6日摄)。在粉墙黛瓦、春色满园中,游人们欣赏浓浓春意,感受古色古香。在粉墙黛瓦、春色满园中,游人们欣赏浓浓春意,感受古色古香。
2020-04-07 09:07
4月6日,在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荷叶镇长塘村,农民在田间忙碌(无人机照片)。眼下,湖南省娄底市双峰县进入插秧季,当地农民抢抓农时忙着翻耕、施肥、插秧,水田中一派繁忙景象。
2020-04-07 09:03
4月6日,一只苍鹭在黄河岸边的枝头上筑巢。
2020-04-07 08:56
这是4月6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郊拍摄的方舱医院施工现场。4月6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郊,工人在方舱医院工地施工。4月6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市郊,工人在方舱医院工地施工。
2020-04-07 06:3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