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轮播图 > 正文

真实的古埃及是什么样的

来源:解放日报2019-12-06 10:11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蒲慕州 整理:徐蓓

  说起埃及,人们一定会想到金字塔、木乃伊这些神秘的事物。作为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充满了光环的古埃及到底是怎样一个神奇的地方?请听历史学家、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埃及学博士蒲慕州在“一席”演讲上为大家讲述真实的古埃及。

  我们所谓的文明是一种固定不变的东西吗?事实上,我们没有办法把时间之流截断,我们不能说在某个时间之前,埃及活着的文明算是古埃及文明,之后就是另外一种东西。文明是一个不断转化、沉淀、再生的过程。

  今天,那些古埃及的文明遗迹给我们现代人最重要的启示,大概不是它们能告诉我们什么,而是有多少历史被掩盖或误导。

  一段不断被重访的记忆

  古埃及是一段不断被重访的记忆。

  古埃及的历史和所有其他的历史一样,都是由记忆构成的。不同时代的人对古埃及有不同的想象,他们都从各自不同的立场去解释和建构历史。

  最早对古埃及的回顾是《旧约圣经》,其中有一个摩西出埃及的故事。在这段记忆里,古埃及迫害以色列人,是一个不太好的形象。

  后来希腊人对埃及也有一些道听途说的了解。但和之前不同,希腊的哲学家大都认为古代埃及是一个理想的地方,埃及人是非常有智慧的。柏拉图的《理想国》就是以埃及为背景写的。

  到了欧洲中古时期,在基督教为主导的世界里,古埃及又变成了罪恶的象征。一直到文艺复兴以后,埃及才得到了更新的诠释。

  1798年,拿破仑在法国取得了军事上的领导地位,他想在埃及建立一个殖民帝国,以阻止英国人的脚步。他带兵打仗的时候,同时带了五六十名学者,这批学者中有考古学家,有艺术家。他们到了埃及,就开始记录当地的风土人情以及古迹,后来在巴黎出版了《埃及记述》这本书。

  他们还发现了另外一个文献——罗塞塔石碑。这块石碑的重要性在于它是用三种文字写的,最上面是埃及的象形文字,中间是埃及的草书,下面是希腊文。对于解读埃及来说,它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献。拿破仑在埃及没有打赢战争,但是他对建立现代埃及学有非常大的影响。

  就是在这样一次次不断的重访中,形成了我们今天看到的古埃及历史。

  埃及人为什么要造金字塔

  古埃及的历史很长,约从公元前3000年开始,一直到公元7世纪中期阿拉伯帝国将埃及伊斯兰化。希腊罗马时代以后,古埃及已经不能说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了,但埃及文化还存在了一段时间。

  讲到埃及,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金字塔。埃及人为什么要造金字塔?因为它是国王的坟墓。但国王的坟墓为什么要造成这个样子?主要还是与宗教有密切关系。

  在那个时候,埃及的宗教认为国王是天神的化身,是天神在地上的代理人。有现代学者这样解释:金字塔是国王升天的一个阶梯,所以造得很高,可以一步步往天上走。这个说法在文献中有过记载,但也只是一种解释。

  除了宗教之外,我们从建筑的角度来看一看。古埃及时代,从王朝一建立起,国王死后就被埋在一个很大的坟墓里。最早的坟墓是长方形的砖石墓,主要由泥砖和石块构成。从砖石墓到第二个阶段,就是阶梯式的金字塔,是把好几个长方形的砖石墓叠上去,像叠蛋糕一样。再下一个阶段才变成单独的、一整块的、像三角锥一样的结构。

  我们熟悉的真正的金字塔,是在第四王朝的中后期出现的。但问题是,金字塔是怎么造的?实际上我们很难有一个百分之百完美的答案。在当时的工艺条件下,埃及人没有起重机,也没有滑轮,他们是怎样把石头越堆越高的呢?简单来说,只能靠很多的人。

  应该有一个斜坡,可以把石头从低的地方往高的地方拉。现在至少有三种说法:一种是单一的长斜坡,一种是绕圈子的、螺旋式的坡,还有另外一种是单一坡加上螺旋坡混合。到底是什么样的呢?现在专门有一个学科叫金字塔学,很多学者在研究,但目前还没有一个圆满的解释。

  金字塔是国王的坟墓,所以每一座金字塔其实都是量身打造的,其内部构造都不一样。以最大的金字塔胡夫金字塔为例,它内部有3个房间,也就是所谓的棺室,一个在地下,第二个在中间,第三个最高,最高的那个是国王的棺室。

  这个胡夫金字塔,据估计大概有230万块石块。230万块石块要花多久才能堆上去呢?这也是一个问题。据专门研究金字塔的学者估计,需要5000个工人不停地工作15年才能完成。

  神庙里布满了各种绘画

  第四王朝是金字塔建筑的高峰期,但一过了这个时期,金字塔就变得非常小,材料很差,技术也很差。

  为什么会这样?可能是因为当时的信仰发生了变化,原来国王至高无上的地位在那个时候开始下降。

  到了古埃及中王国时期以后,金字塔已经不再建造,国王的坟墓盖在山洞里。而与此同时,神庙越盖越大,可能在这个时候,对太阳神或者其他神明的信仰变得越来越重要。所以埃及最重要的公共建筑不再是金字塔,而是神庙了。

  神庙,顾名思义是崇奉神明之处。埃及是多神教,有非常多的神明,重要的神明有十几个。这些神大多有他们自己的庙,比如在底比斯有阿蒙神的神庙,但同时也会供奉一些其他有关的、次要的神。

  神庙的结构其实很简单:正面有两个牌楼,中间有中轴线,中轴线的底端有一个神龛。古埃及所有的神庙都是这样的基本结构。

  结构最复杂的一个神庙在卢克索,叫卡尔纳克神庙。这个神庙从中王国时代就开始建造,一直建到希腊罗马时代,前后跨越1500年时间。在这期间,几乎所有的法老,只要有能力,都会在这个神庙里增添或改建,所以这个神庙里总共有10座牌楼。

  事实上,神庙就是一个巨大的看板,上面布满了各式各样用于宣传的绘画。这些绘画基本上有两个主题——宗教祭典和战争场面。

  在一座神庙里,画着国王的形象,他右手拿着一件武器,左手抓着敌人的头发。在另一个埃及晚期的神庙里,画了很多个方格,每个方格里都是一个祭典。有人估计,埃及神庙里可能365天每天都有祭典活动。

  还有一个图像非常典型:女神哈托尔手里拿着埃及文里生命的符号,正在赐予国王生命。国王和神明手牵手,两个人很亲热的样子,这正是神庙所要体现出来的观念:国王是人间唯一的代表,只有他可以和神明沟通。一般的老百姓是不可能和神明直接交流的,他们也不能进入神庙里举行祭奠,那是国王的特权。神是站在国王这边的,国王是正义的、有秩序的、胜利的,而他敌对的一方,是要被消灭的敌人,是邪恶、混乱的世界。

  制作木乃伊需要多久

  这些神和一般人有什么关系呢?最有关系的其实是地下世界的神。在埃及的某些宗教中,人死了之后,他们希望自己能够重新从坟墓里走出来。他们相信人死之后还会以某种形式继续存在,包括灵魂的存在。这也是埃及人制作木乃伊的原因。

  根据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的说法,做一个比较精美的木乃伊,可能需要70天时间。如果钱少一些的话,大概需要40天完成,最便宜的可能只要14天。木乃伊的制作精细程度,和愿意花多少钱有很大的关系。

  木乃伊做好之后,有钱人会把它放在墓棺里。早期墓棺就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人形棺是在中王国以后才流行起来的。人形棺有一层的,也有两层的。最有名的法老图坦卡蒙,他的人形棺有四层。

  动物也可以做成木乃伊。主要是出于宗教需要,把狗和猫做成木乃伊,放在神庙里作为祭品。

  普通古埃及人的日子

  在金字塔、木乃伊这些光环背后,古埃及人也有普通人的快乐、痛苦和希望。

  普通埃及人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先来讲讲家庭。埃及的家庭基本上是一夫一妻,从来就是这样子。除了国王可能会有妾,但是不会有两个皇后。

  曾经有一个雕像,表现的是旧王国时代的书记官一家人,夫妇两人,两个小孩。埃及人理想中的小孩是不穿衣服的,而且很容易根据肤色辨别男女。因为女性是白色的,男性是棕色的。这并不是说埃及女性都这么白,而是反映出女性是在家里的,不晒太阳的;而男性是在田里工作的,是晒太阳的,所以肤色会有不同。

  在他们的雕像或画像中,永远是男的站在那里,两只手放在旁边,女的一只手扶着他的肩膀,这是标准的姿势。这背后的意思是什么?男性是家庭的主力,女性辅佐男性。

  还有一幅图上画了特殊的一家人。说他们特殊,因为他们家里有宠物,他们养了两只狗。此外,男主人是一个外来的努比亚人,他在埃及工作,结婚生了小孩,最后死在埃及。他的工作是什么?他手里拿了一张长弓,原来他是当时埃及警察部队的小队长。

  如果你看埃及人的绘画,会发现大部分人的眼睛很特别:人虽然是侧面,但眼睛是正面的。这不太符合我们现代人所谓的透视原理。

  有一张贡品桌的绘画是埃及绘画的代表作,从中你可以了解埃及人和我们观看视角的不同。最底下黑色的一条是桌面,桌子上摆着三排东西。最下面一排是粮食和酒,中间一排是鸡鸭,上面一排是鱼。正常来说,你应该只看到第一排贡品,但在画面上三排贡品却是并排的。

  在埃及人看来,画贡品桌重要的不是你看到了什么,而是他要你看到什么。他要你看到桌上所有的东西,所以,绘画的视角是可以任意转换的。这是埃及绘画最基本的一个构图原则。

  壁画中还有很多外国人,这些外国人有的是从希腊来的,有的是从西部的利比亚来的。

  把心放在天平上称重

  古埃及的葬礼很隆重。对于有钱人来说,送葬必须要办得很荣耀,对死者才是一种尊敬,因此有一群人是专门被雇来哭丧的。

  人死了之后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程序——死后审判,这是了解埃及社会伦理的一个重要概念。

  埃及人相信,人死之后要去地下世界,而地下世界的主宰是一个名叫奥赛里斯的神。死者需要把他的心脏放在一个天平上,和羽毛进行称重。在埃及文里,羽毛就是真理的意思。也就是说,你的心和真理必须是同等的,这代表你没有说谎,没有做任何坏事。这样你就可以通过审判,在那个死后的世界过上幸福的日子。

  《死者之书》是一种特殊的随葬品,它是死者在奥赛里斯面前忏悔的一些说辞。但是,和基督教在神父面前的忏悔刚好相反,死者不是说他犯了什么错,而是说他没有犯什么错。这是埃及人的逻辑,非常有趣。

  仔细看这些说辞,比如,我没有对人行凶,我没有虐待牲畜,我没有诽谤奴隶,我没有使人生病……我们多少可以知道一些当时的社会状况和伦理道德。

  埃及文明为什么消失了

  古埃及有3000多年历史,这么辉煌的文明为什么后来消失了?

  简单来讲有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异族的统治。刚刚我们说了,从希腊时代开始,埃及被异族人统治了600年,后来又被阿拉伯人统治。

  第二,宗教变化。古埃及对多神神明的信仰,在公元2世纪之后逐渐被基督教信仰所取代。基督教还没有完全站稳脚跟的时候,又来了阿拉伯人,埃及变成了一个伊斯兰世界,所以原来的宗教信仰彻底没有了。

  第三,文字也没有了。古埃及文在希腊罗马时代之后逐渐被希腊文和拉丁文所取代,再后来通行的就是阿拉伯文。

  我们通常所说的古埃及文明的消亡,就是从这三个方面来说的。

  那么,文明是不是真的消亡了呢?在我们的现代世界中,古埃及就完全不存在了吗?

  其实欧洲从19世纪中以来,就有所谓的埃及迷。音乐方面有《阿依达》,也有人专门以埃及为背景创作小说。20世纪之后有了电影,《埃及艳后》大家可能都看过。到了今天,我们依然在用各种方式、以各种立场诠释古埃及。

  在现代世界中,古埃及的一些东西还断断续续地存在着,包括流落在世界各地的方尖碑,伦敦、巴黎、梵蒂冈、罗马、伊斯坦布尔都有。方尖碑其实已经超出了所谓埃及文化的范畴,变成了一个象征崇高伟大的物件。

  我们所谓的文明是一种固定不变的东西吗?事实上,我们没有办法把时间之流截断,我们不能说在某个时间之前,埃及活着的文明算是古埃及文明,之后就是另外一种东西。文明是一个不断转化、沉淀、再生的过程。

  今天,那些古埃及的文明遗迹给我们现代人最重要的启示,大概不是它们能告诉我们什么,而是有多少历史被掩盖或误导。

[ 责编:武鹏飞 ]
阅读剩余全文(

相关阅读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武汉:做好铁路客运发车准备

  • 山西平陆黄河湿地迎来夏候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邓浩/摄)  武汉长江大桥“飞架南北”。(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邓浩/摄)  远处的鹦鹉洲长江大桥灯火通明。
2020-04-08 07:30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这是4月7日晚在武汉龟山拍摄的黄鹤楼夜景。
2020-04-08 06:58
4月7日晚,从长沙来武汉探亲后一直滞留在武汉的旅客刘先生在武昌火车站进站时向工作人员出示健康码,准备乘坐K81次列车离开武汉。4月8日零时50分,从西安驶往广州的K81次列车从武昌火车站开出,这是武汉“解封”后经停载客开出的首趟旅客列车。
2020-04-08 06:57
4月8日凌晨,K81次列车到达长沙火车站,两名从武汉来的乘客(前左一、前左二)下车后走在站台上。
2020-04-08 06:55
4月7日,在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人们戴口罩出行。塞内加尔卫生和社会行动部长阿卜杜拉耶·迪乌夫·萨尔7日在每日新冠疫情通报会上表示,过去24小时内塞内加尔新增治愈病例13例,治愈病例总数已经达到105例。
2020-04-08 06:55
4月8日凌晨,在武汉北高速收费站,工作人员移除围栏。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复对外交通。
2020-04-08 03:07
4月7日,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乘坐的国航包机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受到水门礼迎接。当日,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157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后平安抵京。当日,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157名国家援鄂医疗队队员圆满完成任务后平安抵京。
2020-04-08 03:05
4月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工作人员在社区消毒。为防止新冠肺炎疫情蔓延,乌兹别克斯坦防疫人员在首都塔什干开展消杀作业。4月7日,在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防疫人员向街道喷洒消毒液。
2020-04-08 03:04
4月8日零时起,武汉市正式解除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全市景观照明开启(无人机拍摄)。
2020-04-08 03:03
4月7日,武汉光谷环岛开启灯光秀(无人机照片)。当日,随着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进入倒计时,全市开启了城市景观照明,夜色中的武汉美不胜收。当日,随着武汉解除离汉通道管控进入倒计时,全市开启了城市景观照明,夜色中的武汉美不胜收。
2020-04-07 23:46
4月7日,在英国伦敦,代表约翰逊处理有关事务的英国外交大臣拉布(左一)离开唐宁街。英国首相府发言人说,约翰逊被转移到重症监护室前已安排英国外交大臣拉布代表他处理有关事务。
2020-04-07 22:52
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沈伯韩 摄  4月7日,在武汉动车段,列车停靠在存车线上(无人机照片)。
2020-04-07 22:47
这是4月7日在青岛大珠山拍摄的杜鹃花(无人机照片)。近日,山东省青岛市大珠山风景区的杜鹃花陆续进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绵延数里,蔚为壮观。近日,山东省青岛市大珠山风景区的杜鹃花陆续进入花期,漫山遍野的杜鹃花绵延数里,蔚为壮观。
2020-04-07 22:34
4月6日,在日本东京,行人戴口罩从樱花树下经过。日本首相安倍晋三7日为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发布紧急事态宣言,宣布东京、大阪、埼玉、千叶、神奈川、兵库和福冈7个都道府县进入紧急状态,有效期限至5月6日。
2020-04-07 22:34
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当日,记者探访位于广州市从化区的口罩生产商广州福泽龙卫生材料有限责任公司。
2020-04-07 22:06
近日,在陕西省榆林市榆阳区南部山区,漫山遍野杏花盛开,黄土高坡生机勃勃。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4月7日在榆阳区古塔镇赵家茆村杏树林里拍摄的白鹅。新华社记者 陶明 摄  4月7日拍摄的榆阳区古塔镇赵家茆村的杏树林(无人机照片)。
2020-04-07 22:02
4月7日,高三学生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食堂内就餐。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4月7日,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门口,高三学生排队准备进入校园。新华社记者 张端 摄  4月7日,在安徽省金寨第一中学,高三学生在教室内自习。
2020-04-07 21:59
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与菲律宾卫生部长弗朗西斯科·杜凯(左)进行交流。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参与座谈。4月6日,在菲律宾首都马尼拉,中国抗疫医疗专家组成员参与座谈。
2020-04-07 08:4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