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金谈电影剧本《鲁迅传》佚文考释

2010-07-07 21:01:00 来源:博览群书 葛 涛 我有话说

1960年4月16日,《鲁迅传》顾问团团长夏衍召集《鲁迅传》顾问团成员开会,讨论《鲁迅传》剧本的提纲草案。巴金作为顾问团成员之一在这次会议上发表了意见,他的讲话被《鲁迅传》创作组资料员沈鹏年记录下来,经整理之后以《巴金同志在顾问团会议上的谈话》为题收入同年6月由上海市电影局天马电影制片厂油印的内部资

料《“鲁迅传”创作组访谈记录》第一册中。

笔者在2009年12月初拜访这些访谈资料的整理者沈鹏年先生时得知,《鲁迅传》顾问团成员的讲话记录都经本人审阅过,并经《鲁迅传》创作组的党小组长杜宣签字盖章后付印。沈鹏年先生甚至还保留着这次顾问团会议出席人员的签到名单,笔者看到了夏衍、茅盾、巴金等人的亲笔签名。此外,笔者从陈白尘先生的女儿陈虹教授处得到的《“鲁迅传”创作组访谈记录》来源于《鲁迅传》剧本执笔人陈白尘和导演陈鲤庭,尤其是陈白尘,他出席了这次顾问团会议向各位顾问汇报剧本的提纲草案,是见证者;而且巴金等几位《鲁迅传》顾问团成员在4月16日的讲话很快就在6月被整理好之后油印出来供陈白尘等《鲁迅传》创作组成员参考,这些都可以证明巴金的讲话记录比较可信和真实。

有关《鲁迅传》剧本创作的背景和过程,笔者在《塑造鲁迅银幕形象背后的权力政治》(《新文学史料》2010年第1期)一文中已经有较为详细的介绍,这里重点考释巴金这次讲话的内容。

谈话内容

《巴金同志在顾问团会议上的谈话》

1960年4月16日

  以前上海已搞过一个“艰难时代”,太拘于事实,每一段话都有出处,每一细节都很正确,这对学习和研究的人看,固然很有帮助,但对一般观众就不能激动。

对鲁迅的生平、事迹,将来可以再搞一部大型纪录片。(夏衍同志插话:“已经有过一部鲁迅生平了”)

这一次为了使更多的人,特别是青年,了解和学习鲁迅,就一定要写出鲁迅的精神面貌,只有这样,才能起教育人、鼓舞人的作用。

照提纲草案的八段分法,我觉得很好,影片分上下两部也好,主要问题是要能贯串【穿】到底。有些人物可以取消,如许寿裳作用不大,可以略。凡是合乎鲁迅性格的,可以创造一些不必完全拘泥于事实。对反派人物,可以夸张一下,可以加一些东西进去。有些人物可以集中概括,有些人物,与戏关系不大的,可以不要。

写鲁迅主要是写他的思想发展,私人生活可以精炼一点。

这部片子,外国对他的期望也很大,影片放映出来,要使从来没有见过鲁迅的人,使不知道鲁迅的人,也能够了解,也能够感动。

这一次搞,我相信是一定可以搞好的。

谈话考释

谈话的前三个自然段所说,与《鲁迅传》创作的前期背景基本一致。

1958年“大跃进”时期,上海市委领导人在《红旗》杂志发表文章,提出了“超越鲁迅”的口号。周恩来总理对此表示不同意见,认为应当先了解鲁迅、学习鲁迅,才能谈到所谓的“超越鲁迅”,为此,他指示上海文化部门的领导人拍摄一部反映鲁迅生平的电影,帮助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青年了解鲁迅。上海市委文教书记石西民便指定曾任上海电影制片厂副厂长的上海作协副主席叶以群撰写反映鲁迅生平的电影剧本。1958年12月,叶以群写出了电影剧本《艰难时代――鲁迅在上海》(因为当时北京方面也准备撰写关于鲁迅的剧本,所以只写鲁迅在上海的一段),次年3月又写出了修改稿;但是上海有关部门对此剧本意见不一,认为像纪录片,不像故事片,还要重新修改。1960年初,叶以群利用在北京开会的机会抽空当面向周总理汇报了剧本的情况,周总理指出:“既然要重写,我看拍上、下两集,表现鲁迅的一生。争取明年七月先拿出上集,作为向党成立四十周年的献礼片。”

四、五两个自然段主要是回应夏衍的讲话内容,发表自己对剧本提纲草案的看法。

4月16日,夏衍召集了《鲁迅传》顾问团开会,讨论剧本的提纲草案。陈白尘介绍了剧本的初步构思:剧本分八段,“上部断在北伐和大革命失败,下部结在长征胜利”。夏衍在讲话中详细介绍了剧本的提纲草案:

提纲初步考虑分上下两集,关于整个创作过程,大体分三步:

第一步,先把结构树立起来;初步考虑分八段行不行?怎样断?怎样结?上部断在北伐,大革命失败;下部结在长征胜利或(鲁迅)逝世。

第二步,把剧本初稿写出来;

第三步,对鲁迅的人物、性格、对话,个别细节,以及整个剧本的风格等进一步加工。

现在是边采访,边把结构建立起来。当然,风格和结构有关系,是很严肃的历史传记片?还是记录性的传记片?还是故事片?故事片像“聂耳传”艺术上虚构较多,“鲁迅传”是否也容许虚构?考虑了一下外国的传记片,如美国的“服【伏】尔泰传”(“笔伐强权”)我在抗战前看过,看后对了一下传记,影片有若干虚构。主要是年代和人的问题,年代不一定相同,但事件必须是事实。又如苏联的“诗人莱尼斯”,基本上根据历史事实,没有太大的虚构。

鲁迅传,私人生活不可能写的太多。服【伏】尔泰、诗人莱尼斯也着重写时代背景。

初步研究分前四段、后四段。这样有一个好处:第一部开头对辛亥革命、资产阶级革命失望,进而转到进化论;第二部开头又对国民党蒋介石那套革命大失望,进而转到阶级论,成为马列主义者。

在夏衍介绍了《鲁迅传》剧本提纲草案的初步设想之后,各位顾问先后发言。在巴金发言之前,有茅盾、阳翰笙的发言。茅盾在发言中重点谈了剧本结构和人物问题。

  一、关于结构问题:主要根据历史,有些地方允许虚构,如王金发应该要虚构。在历史基础上可以有虚构,但私人生活可以避开不写,(夏衍插话:对海婴可以写一些),这可以写,但分量不多。

照现在计划看,从辛亥革命前后写起,略去日本求学和生病到死,从效果看这也好,可以省一些,笔墨更加精简。我个人是倾向于分八段,照这计划的写法的。大事情以历史事件为背境【景】,这样就非分两集不可,至于在何处分为宜,要看长短。

二、关于人物及其他问题

1、有些人一定要用真名,主要是死者,还有如反面人物,胡适就用胡适,活着的人中,许大姐一定要出场,也没有办法用假名的。另外的人,与其用假名,还是不出场的为妙,可以在对话中间提一下就完。

2、在左联成立前,和创造社太阳社笔战,可以侧面写,但冯乃超等的话可不必写。是否可以在这中间用画外音,如表现鲁迅在笔战的时候的思想在想,画外音出来:“逼迫着看普列哈诺夫、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书,并且翻译出来”。并不一定要用一段话。

3、杨杏佛、瞿秋白、陈延年可用真名。陈延年的照片是否找得到?我和陈延年在广州一段相当熟。有些人可不必出现了,如许寿裳,否则鲁迅熟朋友很多,片子噜苏了。

4、从广州分段,从鲁迅的思想发展上看也较好一些。在1927年以前,鲁迅对北洋军阀已深恶痛绝,在政治上倾向于共产党,但思想上还不是马列主义者。大革命以前鲁迅说:“从俄国文学中看到了有阶级的存在”,话是在后面说的,但思想在以前早就有了,从进化论到阶级论,思想上是过度【渡】的。五四时代和李大钊的关系,也有路子可找。

5、这部影片要搞好,两个演员非常重要,一个是鲁迅,一个是瞿秋白,(许广平倒可以请许大姐自己演,她能演戏的,头发染黑一下。)要找一个见过鲁迅的演员不一定有了,鲁迅的声音笑貌,走路说话没有记录下来,不能见到了,但鲁迅是“文如其人”,只要多读他的文章,可以从中揣摩。建老比鲁迅先生小一号。

杨杏佛演说有时拳头一伸,台子一砸,很有煽动力,鲁迅先生就不是这样剑拔弩张。恽代英也是煽动家,又是另一个风格。

6、表现鲁迅文章的影响问题,当时《阿Q正传》在晨报发表,有些人疑心要骂到他了,特别是假洋鬼子,这的确是事实。以后的杂文更厉害了,尤其在九・一八前后,骂蒋介石不抵抗,完全和历史背境【景】配合的。写柔石等牺牲时,可以围绕《为了忘却的记念》,特别是“惯于长夜过春时”一诗,演员可以吟出来,用低音,不用朗诵,最好用老式的念诗方法念。

7、关于电报问题,(庆祝长征胜利贺电)恐怕原文也不长,好像经过史沫特莱转去的。(夏衍插话:请茅公再拟一个好了。)

对照一下巴金和茅盾的发言内容,可以看出他们的发言重点都是在剧本结构和人物形象两方面,只不过巴金讲的较为简略。

从茅盾当天的日记中可以确认,茅盾确实出席了《鲁迅传》顾问团的座谈会。从茅盾的讲话内容可以看出,他对陈白尘代表《鲁迅传》创作组所介绍的关于剧本的构想以及夏衍的讲话表示同意,他所谈的剧本结构问题以及塑造人物形象问题不仅是周总理和夏衍讲话中提到的主要问题,而且也都是这次座谈会的热点问题,出席这次会议的多位顾问都谈到了这两个问题。值得一提的是,茅盾在这个讲话中对于庆祝红军的贺电并没有否认。

关于《鲁迅传》在国外有反响的事,夏衍在1961年3月8日和《鲁迅传》演员赵丹、蓝马、于蓝等人谈话时曾经说过类似的话:“外国报刊已登了消息,很关心这部影片的生产。因此这部片子必须搞好。”(《夏衍同志和〈鲁迅传〉演员的谈话》,中国电影工作者协会编辑的《电影剧本〈鲁迅传〉讨论特辑》手抄本。该文在1961年被修改后发表,后来曾经收入夏衍关于电影的多个论文集。)由此也可确认巴金的这段讲话是真实的。

另外,巴金对于电影《鲁迅传》的拍摄抱有很高的期待,这是因为电影《鲁迅传》不仅组成了阵容豪华的创作组和摄制组,汇聚了国内一流的剧作家、导演和演员,而且也得到了官方的高度重视,可以说预想中的电影《鲁迅传》将会是一部历史巨片。但是这部历史巨片却命运多舛,仅仅完成剧本的定稿工作,还未来得及正式开拍就夭折了。这无疑让巴金感到很失望。

应当收入《巴金全集》

笔者认为,《巴金同志在顾问团会议上的谈话》一文应当视为巴金的佚文,也应当收入《巴金全集》。这篇文章虽然简短,但也留下了巴金关注鲁迅精神传播的一个珍贵记录。因为笔者一时没有找到最新的巴金年谱,不知道巴金担任《鲁迅传》顾问团顾问和在1960年4月16日在《鲁迅传》顾问团座谈会上作发言的事情是否已经被年谱记载;如果没有的话,希望上海巴金研究会准备编撰的《巴金年谱长编》能记载这两个资料。

笔者目前还没有看到巴金参与《鲁迅传》创作的更多资料(巴金因为赴昆明视察工作错过了上海电影局在1960年3月14日召开的关于创作《鲁迅传》的座谈会),但注意到他后来在80年代初写的《赵丹同志》一文中说到他推荐赵丹饰演鲁迅:

  我认识赵丹时间也不短,可以说相当熟,也可以说不熟。……我们交往中也没有什么值得提说的事。但是他在我的脑子里留下很深的印象,有一些镜头我永远忘记不了。

……

在讨论《鲁迅传》电影剧本的时候,我也曾向人推荐赵丹饰演鲁迅先生,我知道他很想塑造先生的形象,而且他为此下了不少的功夫。有一个时期听说片子要开拍了,由他担任主角。我看见他留了胡髭又剃掉,剃了又留起来,最后就没有人再提影片的事。

可以说,巴金作为电影《鲁迅传》顾问虽然没有较多地参与《鲁迅传》的创作,但也无疑为《鲁迅传》的创作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本文撰写得到陈白尘先生的女儿陈虹教授的大力支持,特此致谢!)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