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公印存》与辛之藏书

2010-07-07 10:46:25 来源:博览群书 吴兴文 我有话说
5月下旬,时尚廊请洪晃和沈昌文推广阅读活动时,我才惊觉已认识沈先生将近20年了。回想90年代初期,每次离开北京之前,沈先生都会为我饯别。饱食终日后,总要到他的办公室闲聊。有几次还送我书,其中最难忘的是,割爱曹辛之签名送给他的《曲公印存》。

这本书的后记第一句即说:“我是写诗的,我的专职工作是

搞装帧设计。治印只是我的‘业余’爱好。”多么像他的同行陈世五,为他用三色锌版套印的藏书票(见封面)。画面上,黑灰两色的蛇,盘踞在黑棕两色的书籍上,或者是画册,或者是他的美术作品;最上面的一支毛笔,代表他是个诗人、作家;中间是一支雕刻刀,则是象征他在篆刻上的成就,以及他在竹刻艺术上的造诣;下面是一支画笔,代表他是著名的装帧艺术家。难得的是,我手上这一款,票面上有曹辛之的签名,背面有作者陈世五的签名,真是一款得来不易的藏书票。它也是得自于一位出版界的老前辈。

曹辛之,江苏宜兴人,1917年出生,岁次丁巳,生肖属蛇。在《曲公印存》第153页中,可以看到他为自己刻的、题为“丁巳”(1977年)两枚闲章(见图)。这一年生肖属蛇,刚好轮回一甲子。它将西洋装帧穿线用的工具,和自己的生肖结合在一起。在此前一年他曾将自己的印稿,寄给钱君?请教。钱先生为他撰写了序文;来年叶圣陶来信,精辟地谈到治印之道;到了1987年,连同臧克家特地为这本书作的题词,一并刊于卷首。后来诗人木斧为这本书写了一首诗:

那凸出来的

是印在我脸上的笑纹

那凹下去的

是藏在我心中的不平

镂出的字

就让他镂出

总要留些痕迹

留给岁月的河流冲刷

隐去的话

就让它隐去

总要留些空白

留待栽种后来的诗魂

真是一首饱含悲伤的诗,读之怆然而泪下。结合前面的篆刻和文坛前辈,以及同行诗人,有如一条满载友谊的船。更难得的是,陈世五用书籍装帧设计后废弃的白纸板,在纸板上以刻钢版的针笔,一笔一针刻绘出类似丝网版的效果,成为独树一帜的孔版技巧;设计出来和这两枚闲章类似的构图,结合自己的职业和生肖,十分有趣!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