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科学与人文精神_光明日报_光明网
English

自然科学与人文精神

2004-03-02 来源: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文与理,或者说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究竟是什么关系 这一问题早就有了争论。目前重理轻文之风盛行,这个问题就更需要说清了。

文理之分,是十六世纪以后的事情。在十六世纪之前,文理本是不分家的。在自然科学发源地的古希腊文化中,一切科学最初都包含在“文科”(Liberalarts)概念之中。因为,那时的希

腊人非常重视公民教育和素质,把他们所研究的学科,如语法、修辞、逻辑、算术、几何、天文、音乐等,视为一个自由人理应具有的素质和必修课。当时,虽然已有了“科学”思想的萌芽,但它也还包括在“哲学”的范畴之中,并未独立出来。所以在很长一个时期内,科学在西方被称为“自然哲学”。

从罗马帝国后期起,在将近一千年的时间里,在对人和宇宙的观察和解释中,一种超自然的学科即宗教神学取代了处于萌芽状态的古希腊的人文精神。大约从十四五世纪起,怀疑乃至反对宗教神学的人们,从对人体的解剖和宇宙的观察所得出的经验和认识中,特别是从古希腊古典文化中找回了失去已久的人文精神,重新思考并肯定了人的能力和价值以及人在自然界中的中心地位,并用以进行文学、艺术、建筑创作,从而迎来了“文艺复兴”的伟大时代。从此,人性、理性和科学取代了禁欲主义、蒙昧主义和神权至上,人类在思想上第一次获得了普遍的解放。这种解放,涉及人与自然关系的各个方面。

以马丁·路德的《九十五条论纲》 1517 开始的宗教改革,不仅把由文艺复兴开始的思想解放运动从文学艺术领域推进到宗教神学,还把这种解放运动的实践由思想领域推进到政治领域。与此同时,由哥白尼在1543年出版的《天体运行论》所开始的科学革命也发生了,它直指中世纪宗教神学的核心:上帝创世说和地球中心论;而以牛顿万有引力定律的发现和运动力学三定律的创立而达于顶峰,并宣告了“自然科学”作为一门科学的诞生。

自然科学的兴起促进了社会科学的产生。1859年,达尔文发表的《物种起源》,使社会科学领域开创了新局面,它把进化思想带进了哲学、艺术、政治、宗教、社会以及其他一切领域,由此产生了社会进化论。紧接着,马克思又在社会进化论的基础上提出了“社会形态”演进论,把整个人类社会的发展归结为“社会形态”的演进,进而把社会形态的演进归结为生产关系特别是生产力发展的性质和水平,从而把人类社会的发展变化看作是一种“自然历史进程”,并第一次赋予关于人类社会的研究以科学的性质。这样,在自然科学诞生近两百年后,社会科学作为一种科学也宣告诞生了。

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形成意味着两门学科的独立,但并不等于说彼此分道扬镳,相反,它们之间的相互影响却是多方面的。文科对理科的影响可以从三个方面来看:从大的时代背景看,文艺复兴之于十七世纪的科学革命,理性主义之于十八世纪的工业革命,实证主义之于十九世纪科学的“黄金时代”,都有明显的内在联系;从个人经历来看,绝大多数的科学家都兼具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的头脑,并从中不断获得发明和发现的灵感,而不是单纯的所谓“自然科学家”。达·芬奇研究过数学、力学和解剖学,同时又是一位著名的画家。经典力学的创立者牛顿“在他的哲学中确认上帝的庄严,并在他的举止中表现了福音的纯朴”。1750年发明了避雷针的本杰明·富兰克林,原本是新大陆第一位启蒙思想家。1755年提出星云假说的康德首先是一位哲学家,他的四大理性批判著作涉及认识、伦理、美学、历史等广泛的知识领域。从研究方法论上说,一个科学的发明和发现,既需要归纳、演绎、分析、综合等逻辑思维,也需要直觉、联想、灵感等非逻辑思维。开创了20世纪伟大科学革命的爱因斯坦,在他提出著名的相对论的过程中,在很大程度上就受益于声称“物是要素的复合”的马赫对牛顿机械论时空观的怀疑和批判。

但并不是只有文科会影响理科,理科也日益深刻地影响着文科的发展。如前所说,社会科学的兴起在很大程度上本来就是自然科学的延伸,十九世纪后期兰克史学的创立也可以看作是科学实证主义的产物。兰克强调“如实地”研究历史,对“具有某种第一手的性质”的史料要“页页核定”,进而要求“在精确之上求整体理解”,字里行间都充满了“求真”的科学精神。自然科学发展影响人文科学的另一个范例,是20世纪五六十年代计量史学的兴起:一是在历史研究中引入经济理论和数学模式;二是在数据处理中使用现代电子计算机,并在方法论上采用罕见的“间接度量”和“反事实度量”的论证方式,因而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方法上均大大突破了传统史学,尤其是叙事史学和定性学派的框架。20世纪分子生物学对人类起源研究的影响,可以看作是自然科学影响社会的第三大范例,因为在此之前关于人类起源的研究是建立在达尔文生物进化论之上的,强调的是环境对生物体变异的作用,而未能很好地说明遗传和变异的内在机理。但分子生物学却告诉我们,生物遗传的本质是DNA 遗传物质 的作用,而变异的本质则是DNA碱基序列的突变,且这种分子突变是随机的。这就对人类起源的研究提出了重大挑战:如何使生物进化论与分子生物学统一起来?

以上所说为文理之相互影响,但形成这种关系的根本原因何在呢 关系植根于人与自然的统一。人类原本就是自然的一部分。考古学告诉我们,自人类诞生以来,已存在了约250万年,其中99.6%的时间都花在自身的进化上,而进入文明的历史才不过几千年。文化人类学又告诉我们,即使进入文明社会以后,人类仍处于不同的“生物圈”之内,一旦有人忽视这个“生物圈”的作用,他们的生存就依然要受到威胁。因此,无论是自然科学还是社会科学,都是人类探索自然或社会奥秘、寻求自身自由和解放的需要,在这里目的和手段始终是统一的。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