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杨威:愿把金针度与人

2010-02-19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刘文嘉 我有话说

2010年农历新年刚过,杨威诊室墙上的患者预约表已写到了2010年12月。中央直属科研院所的自主性研究项目、将传统针灸疗法创新性地应用于干眼症治疗的课题《针刺对干眼症泪液分泌影响的疗效评价》,刚刚在他的带领下结项。结

果显示,以针灸方法治疗干眼症的总有效率达到73.1%,高出通行的人工泪液治疗法一倍。数字是干巴巴的,但患者都能掂量出其中分量。

干眼症,是由于眼泪分泌量不足或者质量差导致的眼部干燥的综合症。这个疾病成因复杂,与高血压、糖尿病一样被看做终身维护型疾病,目前在国内外通行的疗法都是使用人工泪液、滴眼液替代自身泪液,几乎难以谈及“治愈率”三字。而在中国,患者人数正以每年10%的数量递增,并日趋低龄化。

2006年,北京同仁医院中医科主任医师杨威遇到了这样一个患者:八岁女童,新加坡华人,长年靠人工泪液维持正常生活。在一次考试中,小姑娘的滴眼液用完了,只能把自己的唾液抹在眼睛里,痛苦不堪。其时,干眼症患者的人数已经占到诊室总患者人数的四分之一,从医三十年的杨威做了一个重大决定:从此专攻干眼症针灸疗法。

现在,杨威的诊室已经成为国内首个针灸治疗干眼症专台,据课题数据显示,两个疗程的临床痊愈率已近百分之二十。全国各地甚至海外的患者大量涌入这个三十平方米的诊疗室,半日门诊量平均达到五十人次。没有媒体报道过他,全凭医德医术,患者口口相传。

和气。河北来的大姐问他,“杨主任,我家到这两趟车,早晨三点和七点的,我坐三点的才能拿到您的号吧?”杨威马上说,“坐七点的吧,没有号我给你加一个。”

心软。患者太多,上午的门诊天天要拖班到下午三点,新患者必须提前几个月预约。可是外地患者一见他眼圈就红了,“杨大夫,来一趟北京太不容易了。”杨威点点头,“那就从明天起针灸吧。”老患者从治疗室里探出头来“笑话”他,“得了,又心软了吧。”

高明。针灸治疗干眼症,全身取穴共三十个,眼窝处的“睛明穴”离眼球不过两毫米,是治疗的关键点。此穴需用0.20mm×7mm无菌毫针浅刺,深则伤眼、浅则无功。杨威轻巧两针,毫厘不爽,患者说,“杨主任下针不像是‘刺’的,倒像是轻轻‘种’在那里。”

中医治病,需要一个稳定的调理周期,外地患者无法连续治疗的问题一直是杨威的心病。他曾详细地写了取穴的单子,叮嘱外地患者回家后找附近的中医按单子行针,以免前功尽弃。可是往往没过两个月,患者又回来了,“杨大夫,在家扎不管用。”

上医运针,辨证论治。不同症状、不同疗程、不同时令,穴位各有取舍,针刺各有深浅。“按图索骥”式的方法很难达到理想效果。要有效,必须要经过严格系统的学习。

2008年、2009年,杨威连续两年在中国中医科学院全国针灸高级培训班进行针灸治疗干眼症的专题讲座,年培训医师300余人。从2007年开始,连续3年开展眼部保健及干眼症的预防等相关讲座,每年的科普受众近三千人。他金针渡人,也愿把“金针度与人”:“我最大的希望,就是有更多的人愿意学习干眼症的针灸疗法,把这套方法带到地方去。对抗这个疾病,不能靠一两个人的力量。”

  •   古代文人墨客春节抒怀更多的还是对新年的祈盼以及对未来的祝福。春节年年岁岁不同,诗意千秋万载不朽。带着这份盎然浓郁的诗情,让我们意气风发地走进玉兔献瑞的农历新年,一起感受新的一年里的勃勃生机。【详细】

      过年,是炎黄子孙最为庄重盛大的仪式,寄寓着丰富的人文符码。接近年根底,让我们一起走近鲁迅、老舍、沈从文、孙犁等文学名家,看看他们笔下的人们是如何过年的,听听大师们对过年的诸般描述,岂不更有年味?【详细】

  •   【详细】

      我国高等教育近10年在规模上已实现跨越式发展,据教育部统计,2021年高校学生总数为443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57.8%(2012年为30%),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接下来,我国高等教育最迫切的是要实现从重数量到重质量的转变。高质量发展,其应有之义是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这也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各项政策的根本要求。【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