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回眸金融百媚生

2010-03-0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路杨 我有话说

《金钱统治》陈雨露杨栋著江苏文艺出版社

金钱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因为,所有人都要用钱。

正因为金钱重要,所以财经图书才大行其道,不仅仅充斥着金碧辉煌的

图书大厦,也成为夜市书摊的主打品牌,无数财经类图书暴风骤雨般冲击着人们的眼球。然而,不是每一本书中都有黄金屋,不是每本书都是教人赚钱的秘笈,一个最伟大的作者也不可能通过图书传授金融炼金术。但是,有些书还是能够为读者打开一扇窗户,让你了解这个金钱的世界,知晓世界的金钱。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陈雨露教授的新书《金钱统治》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之一。

诚如本书所述,“想钱、想赚钱、想赚更多的钱”其实是一个很高尚的目标,正是伴着这种朴素的愿望人类才一步步走出洪荒。细细想想,这个目标其实一点都不俗气,因为每个高尚的目标,最终都要落脚到“钱”上:政治家追求国富民强,说到底还是希望人们不再为金钱所困,最终目的是让绝大多数国民得到钱、得到更多的钱、得到足够的钱;科学家追求艰深的理论,任何科学理论最终的落脚点都是实际生产,是为了更轻松地挣钱、更快地挣钱、更多地挣钱;艺术家追求光影的幻想,名画的艺术价值也可以靠金钱估价,音乐国手的演奏也体现在一张价格不菲的门票上。

对普通读者而言,既不可能看懂繁杂的金融工程公式,也很难理解所谓“理财”的奥妙。美国次贷危机一个很重要的诱因就是投资银行故弄玄虚,把衍生金融产品设计的如此复杂,以至于广大世界人民都看不明白,似乎现代金融业的任务之一就是把简单的事情复杂化。

阅读本书之后,读者能够明白,其实,金融很简单。

《金钱统治》抛弃了金钱复杂的外壳,以金融战略专家的视角为读者还原了一种简单的金融:原来我们历史上的金融如此精彩,原来我们历史上的金融如此诙谐,原来我们历史上的金融如此变幻无穷……《金钱统治》取材于学术资料,却还原为日常生活,既没有故弄玄虚,又没有危言耸听,以诙谐的语言为大家讲述了金融史上的那些事儿。更为难能可贵的是全书以史评为重点,表达了作者对历史睿智的思索。原来,历史真正的书写者并非唐宗宋祖,一个朝代姓刘还是姓项,对财富分配来说实在无足轻重,因为这些朝代的制度内涵本就没有什么区别。而真正改变历史内涵的人,又往往被人忽视,雨露教授这本《金钱统治》可以让你重新审视这一切,读后你或许会有所忆、有所思、有所想。

《金钱统治》以独特的视角讲述了中国金融发展史,在诙谐之中揭示了朝代更迭背后惊心动魄的金钱故事,全书以中国货币演进为主线,清晰勾勒出了金钱发展轨迹。雨露教授告诉我们:金钱,虽然“危可使安,死可使活”,但她只是一个财富的符号,财富从来就不属于某一个人,唯文明方可居之。孔方乾坤,自有天道,金钱从来都没有错,对与错,只在用钱的人。刀枪与强权,从来都不能真正主宰金钱,历代币制更迭的背后是铁一样无情的货币天道。秦始皇未能统一货币,伟大的汉武帝也不得不向金钱低头。

然而,究竟什么才是金钱天道,宋代王安石向小农借款,却招致民怨沸腾?李世民维护腐败的士族,却可以顺利推行开元通宝?国人信任集体,我们才因此获得了对抗自然的力量,也正是因为信任集体,我们才有了人类第一张纸币――宋代交子,才有了辉煌的唐宋盛世。在古代,只有顺应金钱天道,封建国家才能获得货币信用,生产力也才能稳定,一旦封建统治者反其道而行之,试图通过金钱夺取天下财富,就必然被金钱反噬。在现代,新中国成立后我们能迅速治愈通货膨胀带来的沉疴、顺利在全国推行人民币、推进金融业渐进改革,这一切都是因为我们顺应了金钱天道。

全书内容或许与人们熟知的故事并不一致,因为,真实的历史不是小说,因为真实,所以才残酷。与古代战场相比,现代金融市场同样残酷。古战场用枪、用刀、甚至毒箭,现代金融市场上的工具很简单,唯一的武器就是金钱,而搏杀的目的还是金钱――用金钱搏杀更多的金钱。没有飘飘的战旗,没有蓬断草枯,没有凛若霜晨,却同样是利镞穿骨、蹙决生死,代价不再是地域征服,结果却更为残酷:对个人,是股市、汇市、期货市,市市赔钱,最终赔掉个人或者公司的希望;对国家,可能是币权、治权、经济权,权权落空,最终输掉民族或国家的未来。

金融市场很残酷,不过《金钱统治》告诉我们,其实金融市场只有两个方向:涨和跌,如同阴和阳。50%的胜出概率已经很高,可是二选一,你就是猜不对。

这道选择题其实很难,因为出题的是市场。市场,是神;答题的是人,确切的说,是投资人。投资人还是人,是人就永远不可能克服自身弱点。

读者当然不可能单靠一本书就拥有一双分辨牛熊的慧眼,事实上,估计世界上也没有人能看清楚。作者同样不可能克服先天弱点,虽然照样不能分辨市场熊牛,作者却仍为大家说明了一种非常简单的的操作方法:如果您在证券市场始终赔钱,那么您应该把自己的显示屏倒过来看K线,按照赔钱记录,倒过来以后就挣钱了。

金融学里有无数模型,每一个模型背后的经济学思想都可以用上述平实的语言表达,因为金融学的目的不是制造复杂,而是实际应用。这是一个从简单到复杂,再从复杂到简单的过程。学会这些复杂的模型很难,真的很难,要有很深厚的数学功底、要有积累多年的学术功底,而这些对大多数人来说基本是不可能的。

然而,要把这些复杂的东西简单化,更难。简单化一件复杂的事情,作者的思维和逻辑必须超越这种复杂,才能表达其中的思想,这就不是随便弄几本参考资料就可以搞定的。雨露教授这部书的写作过程确实仅有数载春秋,却无疑浸染了他对金融学科数十年的思索。如此深厚的学术功底,所著所言当然可得神髓。也只有如此专业背景的学者,思维才能超越这些复杂的模型,回归平实,以诙谐的语言笑谈金融五千年。

雨露教授不仅阐释了重大历史事件背后的金钱之争,更为大家剖析了金融制度的文明渊源。让读者从莞尔中领略到:决定金融体制的不仅仅是经济发展,还包括技术和制度发展,更深层次的则是民族文明,在目不暇接的当代金融变革背后是文明发轫的密码,它赋予了金融改变世界的魔力。正如货币是经济的灵魂,当铅华洗尽,蓦然我们会发现金融制度便是传承人类文明血脉。开卷本书,你不会看到繁杂的汇率公式,更没有需要看几个月照样想不明白的定价模型,在轻松中为读者演绎了金融华夏金融五千年,学者往往以严谨著称,但诙谐同样可以很严谨。原来,金融真的很精彩! 

社会评论:

法国前总理罗卡尔亲为本书撰写序言,提到雨露教授所撰《金钱统治》为奠定全球共享文明基石作出了重要贡献。

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朱民指出:本书加深了我们对金融的理解,丰富了我们金融历史的知识,增强了我们对中国金融文明的骄傲。

中国证券报社长兼总编林晨诠释了本书语言特色:超越金融又回归金融,思路大开大阖,笔法生动诙谐。

作者简介:

陈雨露,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货币金融战略问题专家;兼任中国国际金融学会副会长,中国金融学会副秘书长、常务理事、中央国家机关青年联合会副主席。美国福布赖特基金高级访问学者,艾森豪威尔基金高级访问学者。

  •   古代文人墨客春节抒怀更多的还是对新年的祈盼以及对未来的祝福。春节年年岁岁不同,诗意千秋万载不朽。带着这份盎然浓郁的诗情,让我们意气风发地走进玉兔献瑞的农历新年,一起感受新的一年里的勃勃生机。【详细】

      过年,是炎黄子孙最为庄重盛大的仪式,寄寓着丰富的人文符码。接近年根底,让我们一起走近鲁迅、老舍、沈从文、孙犁等文学名家,看看他们笔下的人们是如何过年的,听听大师们对过年的诸般描述,岂不更有年味?【详细】

  •   【详细】

      我国高等教育近10年在规模上已实现跨越式发展,据教育部统计,2021年高校学生总数为443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57.8%(2012年为30%),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接下来,我国高等教育最迫切的是要实现从重数量到重质量的转变。高质量发展,其应有之义是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这也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各项政策的根本要求。【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