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让我返回玉树灾区,可以吗?

2010-05-0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蔺玉红 本报通讯员 莫自才 武国邦 我有话说

22岁的张鹏是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油沙山交警大队协警员,同事们昵称他为“牛犊子”。可就这么一个健壮的小伙子,在玉树抗震救灾中因过度劳累,两次心脏、呼吸骤停,还依然要求“让我返回玉树灾区,可以吗?”

“去玉树,一定要带上我”

4月16日下午5时,油沙山交警大队接到

命令:赶赴灾区参加抗震救灾。得知消息后,张鹏第一个冲进了队领导办公室,向大队长陈社宏主动请缨。

在历经26小时,行程2200公里后,他们于17日21时到达玉树灾区。

时间紧任务重。连续10天,承受着或轻或重的高原反应,每天都承担着至少12个小时的高强度、高负荷的工作。

短短10天时间里,他参加警卫保障任务6次,其中一级警卫任务3次,二级警卫任务3次。

“我给大家丢人了”

4月27日上午,正值张鹏上岗。有一批满载救援物资的车辆赶到灾区。

恰巧,一辆微型轿车违章停放在辖区主路段行车道上,驾驶员不知去向,严重阻碍救援车辆通行。张鹏见状,立即和另外两名同志走到车前,3人卯足全身气力,硬是将该车搬移至路边。

就在抬起车的一刹那,张鹏突然感觉胸口一紧,脑袋发晕。车挪开了,明显感觉体力不支的张鹏跌坐在路边。

战友们劝他回驻地去休息,可他说“没事,没事。”稍作调整后,又上岗指挥交通,直到按时下岗。

下午,战友们突然发现,张鹏双手抱住头部,呼吸急促,汗水不断从额头渗出。

赶快送医院。在路上,张鹏已经昏迷、抽搐。

济南军区战地方舱医院。实施抢救,仪器监控,心跳从极不稳定,瞬间发展到呼吸、心跳停止。

3分钟过去了,当监控屏上再次恢复了心跳的频率,医生宣布他又活过来了的时候,大家才舒了一口气。

又过了40分钟,张鹏终于苏醒过来了,虚弱的他说出的第一句话竟是“我给大家丢人了”。

省交警总队总队长白世德紧握住他的手哽咽地说:“没有,你是我们的骄傲,我们的英雄!”

“让我返回玉树灾区,可以吗?”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他渐渐恢复了正常的生命体征。当他看到受伤的群众络绎不绝地进入医院,他不顾身体的虚弱坚决要求出院,“我没事,把床铺让给更需要的人。”

4月28日下午7时许,张鹏又出现了严重的高原反应症状,战友们又火速将张鹏送到医院进行治疗,这期间他再次短时间停止了呼吸。经过又一番抢救,转危为安。

“送张鹏去西宁救治。”总队领导紧急指示联系班机,可就在送往玉树灾区机场的路上,张鹏还在不停地说:“等我好了,让我返回玉树灾区继续工作,可以吗?”虽是简单的话语,却让这批公安男儿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