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盲目“留学热”该降温了

2010-06-01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刘军 我有话说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出现了两个大规模的人员流动现象:亿万民工潮和百万留学潮。

上世纪初,“西学东渐”的响应者孜孜以求,远涉重洋学成归国,从事“洋务运动”,将一些西方的先进科技和思想观念传入中国;新中国成立以后,一大批海外留学人员和华人、华侨知识分子回到百废待兴的中国,为新中国的建设作出了不

可磨灭的贡献。近三十年来出现的新形势下的留学潮,同样为中国培养了大批各方面人才,他们成为学术带头人和科技领军人。

目前,中国留学生已经成为一些国家的主要外国生源,中国留学生的成分渐趋复杂,加之有些国家的留学生政策发生变化,一些过去不曾出现或极少出现的中国留学生问题浮出水面,引发人们对盲目“留学热”的思考。

首先,盲目出国,缺乏必要的思想和物质准备。如今,越来越多的留学生“背负着父辈的期望”而留学。一些学生国内基础文化知识薄弱,尚未过外语关就被父母匆匆送出国,无法就读当地大学,不得不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花费在语言学校,无形中延长了留学时间。其次,留学生呈现低龄化趋势,文化差异造成巨大压力。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中学生,甚至小学生出国留学。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还没有形成,有的还不具备独立生活的能力。作为独生子女的一代,他们从小受到长辈的万般呵护。而在国外,他们不得不独立面对完全陌生的异域文化,无疑给他们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中国留学生出现问题甚至发生惨案的新闻不时见诸报端。第三,缺乏对前往国基本社情了解。上世纪90年代,某欧洲国家曾针对中国留学生“创造出”大批酒店管理学校和金融管理学校等。实际上,这些“草班学校”缺乏基本的教学设施,甚至教材都是“山寨版”。它们颁发的所谓“文凭”得不到当地政府和中国教育机构的承认,导致一些留学生不得不转到第三国继续学习。第四,留学生成为“中介”的摇钱树。留学潮孕育了大量针对中国留学生的中外“教育中介机构”,它们良莠不齐,有的吹嘘国外教育水平如何高,夸大国外文凭的作用,让留学生家长“自愿”付出高额的留学费用。学生到了国外,甚至要支付从机场到学校的交通费。有的学校不经解释擅自提高住宿费,有的不征求学生意见,为每个学生上高额的保险费。

针对中国留学生出现的问题,我驻外教育机构曾多次呼吁,盲目“留学热”该降温了。专家建议,学生出国前,一定要认真了解前往国家的国情、社情、文化、宗教、法律和教育等情况,做到心中有数,用当地法律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一些西方发达国家的教育和科研水平的确比较高,但并非所有的大学都能够保证有良好的教育质量。需要进行认真研究,选择力所能及的专业。除了作为国际通用语言的英语之外,留学人员最好能够熟练掌握前往国的语言。还有一点非常重要,就是自费留学人员应主动与我驻外使领馆和教育机构联系,以便在遇到困难和问题,尤其是与校方发生矛盾冲突时,能够及时得到我驻外机构的帮助。

新闻链接

澳大利亚以其高质量的教育、清新的自然环境以及和谐的社会,每年吸引了全世界大量的求学者。而且作为一个移民国家,移民成为一部分学生留学澳大利亚的重要原因。另外,在澳大利亚政府的大力推广下,教育作为一项成熟的产业受到广大中国学子的青睐。从上海地区的情况分析,每年出国留学的学生中大约有五分之一会选择去澳洲。

2006年的统计数据显示,在澳洲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占澳大利亚国际学生总数的24%,大约有7万名,比2005年增长了10.5%,成为目前澳大利亚最大的海外生源之一。从2006年中国学生申请情况来看,学生申请高等教育的人数位居首位,职教的受欢迎程度也不亚于海外英语专修课程。从地区的分布来看,中国学生有45.1%是申请赴澳大利亚的新南威尔士州留学,其次是维多利亚州、昆士兰州。

从2007年9月1日起,澳大利亚实行新的技术移民政策。有485类专业留学毕业生可以有机会申请为期18个月的工作签证,并合法地在澳洲逗留,而且不受地域限制自由地找工作。但是紧缺职业需要有一定时间的工作经验才能获得移民加分,使很多应届毕业的留学生学业结束申请移民时,由于没有工作经验,即便所学专业在紧缺职业清单\(MODL\)上,也不能得到紧缺专业分。

  •   古代文人墨客春节抒怀更多的还是对新年的祈盼以及对未来的祝福。春节年年岁岁不同,诗意千秋万载不朽。带着这份盎然浓郁的诗情,让我们意气风发地走进玉兔献瑞的农历新年,一起感受新的一年里的勃勃生机。【详细】

      过年,是炎黄子孙最为庄重盛大的仪式,寄寓着丰富的人文符码。接近年根底,让我们一起走近鲁迅、老舍、沈从文、孙犁等文学名家,看看他们笔下的人们是如何过年的,听听大师们对过年的诸般描述,岂不更有年味?【详细】

  •   【详细】

      我国高等教育近10年在规模上已实现跨越式发展,据教育部统计,2021年高校学生总数为443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57.8%(2012年为30%),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接下来,我国高等教育最迫切的是要实现从重数量到重质量的转变。高质量发展,其应有之义是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这也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各项政策的根本要求。【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