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闵恩泽的创新之路

2010-06-0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齐芳 我有话说

记得2008年采访闵恩泽院士时,他说自己正在写一本总结科研经验的书,要把50年来“成功、失败的经验教训传授给大家,用于人才培养”。两年之后,当记者再次叩开闵老的家门,他为记者准备的“见面礼”就是这本《石油化工――从案例探寻自主创新之路》。书的扉页上,闵老的题字遒劲有力。

在闵老的学生谢文华看来

,闵老最令人敬佩的就是似乎永远不竭的创新思想:“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微球硅铝裂化催化剂,七八十年代的钼镍磷加氢精制催化剂,九十年代的非晶态合金催化剂和磁稳定床反应工艺的创新与集成,到现在的微藻生物柴油……他总有新东西拿出来!”

听到这样的评价,闵老沉吟了一下:“做科研必须有创新精神,但说我一开始就自主创新也是胡说!”闵老说,创新是一个过程。他把自己的创新之路划分为几个阶段:“上世纪五六十年代谈不上创新,那时主要是掌握国外先进技术,边干边学,只能说是结合国情进行技术革新。到了七八十年代,催化剂厂已经广泛地建立起来,我们也在工作中积累了不少经验、学到很多知识,这时跟踪国外新发展,迎头赶上,局部有所创新。九十年代以后,随着我们经济实力的提高、科学技术的发展,必须开始进行原始创新,研发新催化材料、新反应工程等等,开展导向性研究。”他还结合自己的经历总结出技术自主创新的五个原则:一是实现技术原始创新必须转移技术原有的科学知识基础;二是创新来自联想,联想源于博学广识和集体智慧;三是验证原始创新构思,道路崎岖险阻;四是原始创新成果工业化,还要攻克技术难关和开拓市场;五是各尽所能,发挥团队精神,不断克服困难挫折、坚持到底。

如今,86岁高龄的闵老几乎每天都要到办公室工作,“偶尔散散步,现在喜欢看网球,是费德勒的‘粉丝’。但是说到最爱好的,还是石油化工工业”。他思考更多的,是石油化工工业的未来。“近中期来看,石油化工工业发展有3个重点领域,一是要油化结合,开发大宗化工产品和高价值专用化学品。现在原油多贵,光靠炼油已经无法发展。二是我国石油资源比较少,逼着我们考虑原料多样化问题,页岩炼油、天然气开发等,都必须提上议事日程。三是要考虑环保,不仅产品要环保,生产过程本身也要环保,还要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引起的温室效应。”闵老说:“长远看,石油这类化石资源最终是要枯竭的,必须发展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植物油脂替代,这就是生物质油。我们已经建成了年产6万吨先进的、使用餐饮业废油等为原料的生物柴油厂,美国人可能也没想到我们已经走了这么远。”说到这里,闵老有些得意地笑了。

另一个让闵老萦怀的是青年一代的教育问题。“前段时间我去作报告,两个年轻人的提问都是想让我指一条成功的捷径。”闵老摇摇头:“这种情况真让我心惊,成功哪有什么捷径!或许下次报告,我该多说说我曾遇到的困难。”闵老说他从来没想过要成功,“我只有一个指导思想:国家需要什么,我就做什么、学什么、请教什么。我觉得今天的青年朋友赶上了好时代,更应该有正确的驱动力,树立克服困难的决心,一步一个脚印地走下去。”

 

  •   古代文人墨客春节抒怀更多的还是对新年的祈盼以及对未来的祝福。春节年年岁岁不同,诗意千秋万载不朽。带着这份盎然浓郁的诗情,让我们意气风发地走进玉兔献瑞的农历新年,一起感受新的一年里的勃勃生机。【详细】

      过年,是炎黄子孙最为庄重盛大的仪式,寄寓着丰富的人文符码。接近年根底,让我们一起走近鲁迅、老舍、沈从文、孙犁等文学名家,看看他们笔下的人们是如何过年的,听听大师们对过年的诸般描述,岂不更有年味?【详细】

  •   【详细】

      我国高等教育近10年在规模上已实现跨越式发展,据教育部统计,2021年高校学生总数为443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57.8%(2012年为30%),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接下来,我国高等教育最迫切的是要实现从重数量到重质量的转变。高质量发展,其应有之义是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这也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各项政策的根本要求。【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