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读《古史辨自序》说古代教育

2010-08-04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裴毅然 我有话说
2008年,我所供职的大学要我给文学硕士生开设“文史研究基础”,我便想起了顾颉刚先生的《古史辨自序》,觉得是最好的教材。1998年,我曾耗费两个晚上精读这一名篇,不由击节赞赏。名篇成教材,自是顺理成章,只是这篇《自序》如此与我的课程对口,还是令我深谢顾先生。顾先生这篇七万余字的长序,从二三岁开始讲述自己
历史意识的形成,如何从《论语》、《孟子》读到《诗经》、《周易》,又如何从戏曲中得到历史转化为文学的思考,再到弃文入史的专业选择,包括对自我的逐步认识,最后又如何创立著名学术观点――古史的层积累造说。由远渐近由浅入深,慢叙浅述,层层递进,再清晰不过地构勒出一位史学大家的成长过程。

重读《古史辨自序》,除了备课,最大的收获是对古代教育增添心得。古代平均人寿不长,40岁即算中寿,清末民谚“人生五十不为夭”;1949年以前,国人均寿33岁,沪人均寿亦不足37岁。从教育学角度,实在没有时间上的资本慢慢来。用最短的时间输送最精要的前人积累的智慧经验,压缩过程长度,加大教学内容密度,实为必然之选,也是十分理性十分智慧的教育方法。

现代教育强调快乐理念,要求寓教于乐,乃是与古代教育指导思想完全不同的价值定位。现代教育理念的产生,自然基于现代社会提供的各种优越性:一则基于人均寿命延长,可以安排更多节目内容;二则基于社会已能提供终身教育,可以从长计议,更讲究初级教育的快乐性。但对均寿甚短的古人来说,快乐教育可谓无法承受之重,消费不起呵!相比于接受教育的可支配时间,相比于社会用人的紧迫度,相比于教育内容的经典性,教育过程的快乐性只能等而下之。如此这般,虽有“虐童”之嫌,但也是没有方法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教育多少总是灌输,没有一点压力也是不行的。

顾颉刚先生二三岁提抱中识字,母亲教他《三字经》、《千字文》,六岁入塾,读《论语》、《孟子》、《左传》、《礼记》,祖父再教《诗经》、《周易》,为他此后的深入治学,打下坚固基础。

古代经学教育,一上来就传授最重要最浓缩的前辈经验智慧,在当时可选择的教育内容中,应该说是最智慧最理性的选择了。学童既认字又背书,等到成年后再慢慢反刍理解古训深意,从教学效果来看,效率很高。在当时教育资源很稀少的情况下,学以致用,需要他们为官作宦服务社会。经书既传理授则,又以古示范,孩子们日后成为管理者,人文水平既高,可援古例亦多,岂非教育之功?我们此前持握现代教育理念,将古代教育一棍子打死,实在是掉入那口旧井――用今天的阳光照射昔日阴霾,当然是太容易太正确了。

  •   古代文人墨客春节抒怀更多的还是对新年的祈盼以及对未来的祝福。春节年年岁岁不同,诗意千秋万载不朽。带着这份盎然浓郁的诗情,让我们意气风发地走进玉兔献瑞的农历新年,一起感受新的一年里的勃勃生机。【详细】

      过年,是炎黄子孙最为庄重盛大的仪式,寄寓着丰富的人文符码。接近年根底,让我们一起走近鲁迅、老舍、沈从文、孙犁等文学名家,看看他们笔下的人们是如何过年的,听听大师们对过年的诸般描述,岂不更有年味?【详细】

  •   【详细】

      我国高等教育近10年在规模上已实现跨越式发展,据教育部统计,2021年高校学生总数为443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57.8%(2012年为30%),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接下来,我国高等教育最迫切的是要实现从重数量到重质量的转变。高质量发展,其应有之义是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这也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各项政策的根本要求。【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