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我的夏令营,我做主”

2010-08-17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苏雁 本报通讯员 李锦 我有话说
8月12日,苏州市第三中学逸夫楼前,苏州大学附属中学爱心书画社成员钱费通娴熟地挥洒着水彩,他应捐赠者要求,在雨伞上描绘出一颗颗不同图案的“爱心”。不一会儿功夫,价值50元的“爱心五彩伞”诞生了。

这是苏州市高中“社团联盟夏令营”活动的一个“剪影”。

由苏州市第三中学学生会发起,苏州市十所高中共

同创办的“社团联盟夏令营”,吸引了全市两千多名高中学子的热情参与。

创办“让同龄人满意”的夏令营

近几年,苏州市高中校的社团活动非常活跃。为促进校际社团的交流合作,两年前,苏州成立了“苏州高中生社团联盟”,举办了多场活动,每场活动由一所高中的学生会牵头联络。

苏州市第三中学学生会主席刘净净告诉记者:“夏令营的主体虽然是学生,但主办方却总是学校或者各种机构,学生没啥发言权。”因此,从今年元旦开始,三中学生会就有了自办夏令营的设想,并得到了苏州市其他高中校学生会主席的热烈响应。

学生们成立了夏令营“组委会”,下设宣传、社团、学习、纪检、劳卫、体育等6个部门,大到方案的制定、各项活动的安排,小到一个胸卡的设计、音箱话筒的放置等细节,全部由学生自己商量着“定夺”。

从5月起着手筹备,10多位学生会主席召开了七、八次讨论会,定主题、列项目,大家常常为一个问题争得面红耳赤。刘净净告诉记者:“无论策划,还是具体事务,每一项都按照我们自己的意愿去做。”目的是要创办一个“让同龄人满意”、“属于中学生自己”的夏令营,

苏州市第六中学学生会主席周海天指着宣传册上的一个图标说:“这是我们的夏令营LOGO。”这个LOGO由苏州三中高一学生黄韵余设计。她告诉记者,图标是两个小人儿手拉着手,组成了一个“社”字,代表苏州高中社团联盟。除了夏令营LOGO,学生还自己设计了4种门票、6种胸卡。

学生“唱主角”,学校“打下手”

苏州市第三中学素有创新传统。刘净净向记者介绍,为肯定苏州三中“以科技教育为特色,培养了大批卓有建树的精英才杰”,2006年,国际小行星命名委员会将编号为5013的小行星命名为“苏州三中星”。

因此,当得知学生“以社团联盟的形式创办夏令营”这一创意时,苏州三中校长华意刚立即表态:“完全按你们的想法去‘折腾’吧。成功,则锻炼了能力;失败,则丰富了阅历。即使失败了,最后的‘烂摊子’,我来给你们收拾!”他还下了“死命令”:学校和教师不许干涉,不准“指手划脚”,只能给学生“打下手”,提供场地、法律和安全等服务。

为期三天的夏令营,基调被定为“公益性,知识型”,由阳光伙伴、辩论赛、苏州市中学生干部论坛、公益社团展示、学生会干部论坛、冷餐会舞会、颁奖典礼等十多个活动组成。

拉赞助、做广告,跟公司谈判、起草方案和法律文件,这些高中生做得有板有眼。“我们拉到了4.5万元赞助费,参加夏令营的学生自己不用掏一分钱”。作为苏州三中外联部部长,陈荣蓉负责为活动拉赞助。经过多次碰壁后,她说服了从不打折的“好利来”给了他们较大的优惠。

华意刚认为:“高中生自办夏令营,解决了‘90后’普遍存在的沟通、合作和策划能力缺失的问题,这些能力不是在课堂上能够学到的,而要在实践中得到体验。”

8月12日,记者前去观看公益社团展示活动,苏州中学红十字会、“小红帽”义工社团、爱心书画社等14家学校公益社团的展台前,已被围得水泄不通。不到一小时,“苏州中学红十字会”的义卖登记单已填了满满两页。此次公益活动上通过书画、文具义卖所筹得的善款,将全部捐给舟曲灾区。

苏州三中副校长丁林兴深有感触:“‘90后’比较开放,却也是勇于担当的一代。社会上时常有人把这个群体称作‘非主流’,但他们的举动却是和社会的主流思想极其吻合的,甚至超出了他们这个年龄段应该肩负的对社会责任的关注程度。”

三天的夏令营结束时,学生们告诉记者,这是他们参加过的“最有意义、最自主”的一次夏令营。许多高三同学表示,他们将把这种创新精神、团队合作精神带入大学校园。

开营仪式上的阳光伙伴活动。本报通讯员华雪根摄

  •   古代文人墨客春节抒怀更多的还是对新年的祈盼以及对未来的祝福。春节年年岁岁不同,诗意千秋万载不朽。带着这份盎然浓郁的诗情,让我们意气风发地走进玉兔献瑞的农历新年,一起感受新的一年里的勃勃生机。【详细】

      过年,是炎黄子孙最为庄重盛大的仪式,寄寓着丰富的人文符码。接近年根底,让我们一起走近鲁迅、老舍、沈从文、孙犁等文学名家,看看他们笔下的人们是如何过年的,听听大师们对过年的诸般描述,岂不更有年味?【详细】

  •   【详细】

      我国高等教育近10年在规模上已实现跨越式发展,据教育部统计,2021年高校学生总数为443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57.8%(2012年为30%),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接下来,我国高等教育最迫切的是要实现从重数量到重质量的转变。高质量发展,其应有之义是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这也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各项政策的根本要求。【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