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在大路上

2008-10-13 来源: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构建中华民族之民族认同

沈卫荣

中国是由多个民族、多元文化组成的国家,中华民族大家庭中的每一成员都对中华文明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所以,我们今天所倡导的国学,理当突破以研究汉族传统文化为主要

内容的旧国学的樊篱,与时俱进,成为与我们民族、国家认同相一致的新国学。也就是说,国学研究的对象,应当是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和传统文化;国学研究的目的,应当是揭示中华民族形成发展的历史过程、展现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和文化财富;国学研究的成果,应当对加深国人对中华民族这一民族认同的认识、加快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的建设作出应有的贡献。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在成立不到三年的时间内,先后成立了以研究西域历史、语言、宗教、文化为主要内容的西域历史语言研究所和专事汉藏佛学比较研究的汉藏佛学研究中心。这两个学术机构的建立明确表明我们奉行的是新国学理念,我们所从事和倡导的国学研究是构建中华民族的民族认同、建设我们共同的精神家园的一项重要内容。

今年六月,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汉藏佛教研究中心,希望将它办成一个具有一流国际学术水准和远大发展前景的学术机构,一个向世界开放的、相互交流的学术平台,并在世界佛学研究领域内开创一个新的学术传统,以推动中国和世界佛学研究的进步。我们重视汉藏佛学研究首先是为了完善国学学科的建设。佛教是中华民族精神财富的一个重要部分,国学离不开佛学。而中国佛教包括汉传佛教和藏传佛教两大分支,所以中国的佛学研究应该同时包括汉传和藏传佛教研究。然而当代世界佛学研究重“印藏佛学研究”,且与汉传佛教研究互相割裂。要改变这一局面,我们只有将汉藏佛学研究整合起来,并将它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来建设。所以,我们在国学学科的建设过程中,从一开始就独辟蹊径,重视汉藏佛学比较研究,并把它作为建设尖端学科,培养一流人才的重要基地。长期以来,汉传佛教研究偏重对佛教义理作思想史式的探究,难以在学术上与注重文献,以语文学研究为主流的印藏佛教研究接轨,使得中国的佛学研究无法在国际佛教学研究领域内发挥应有的主导作用。而积极开展汉藏佛学研究有助于我们打破这种局面,因为它与西域研究一样要求我们较多地运用西方学术传统中的语文学和文献学方法,充分发挥我们拥有的语言、文献优势,保证我们能在较短的时间内与国际学术顺利接轨,并作出令世人瞩目的成绩。从传统的继承和学术创新的角度出发,倡导汉藏佛学研究延续了中外好几代学人的梦想,将规划、建设起一个具有极大的学术意义和潜力的新的、独立的学科。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流亡中国的爱沙尼亚男爵钢和泰先生曾发愿要同时利用印、藏、汉、蒙等文字的佛教文献,并借助在北京的藏、汉、蒙古僧众口传的活的传统来重建在印度已经消亡了的大乘佛教传统。他的努力曾得到蔡元培、梁启超、胡适等著名中国学者的支持,在他的周围曾聚集了包括陈寅恪、于道泉、林藜光等一批兼通梵、藏、汉的优秀中国学者。至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敦煌汉传禅宗佛教的古汉、藏文文献的发现,激发了世界各国汉、藏佛教学者对汉传禅宗教法于吐蕃传播的历史的浓厚兴趣,汉藏佛学研究一度曾相当活跃。可是这样的气氛自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已不复存在,汉藏佛学研究尚未成为一门与印藏佛学研究并驾齐驱的专门学科。我们希望我们的努力将最终完成汉藏佛学研究这一学科的建立,培养出一批从事汉藏佛学比较研究的尖端人才,用汉藏佛学研究的成果来推动世界佛学研究的进步和发展。值得一提的是,汉藏佛学研究也是一门具有现实意义的学问,它的进步有助于加深汉藏两个民族对他们之间文化交流和融合的历史的了解,促进他们在宗教和文化上的相互理解,培养和建立起他们在精神和情感上的亲和力,进而自觉地以中华民族为共同的民族认同,并在这个大家庭中和谐共处、美美与共。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