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继承党的优良传统 大力弘扬西柏坡精神

2010-06-15 来源:光明日报  我有话说

编者按

为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深入挖掘西柏坡精神的时代背景、丰富内涵和本质特征,5月26日,中共石家庄市委、石家庄市政府主办的“纪念中共中央移驻西柏坡62周年暨西柏坡精神高层论坛”在石家庄举行。来自中

央文献研究室、中国社科院、国家行政学院、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人民军事博物馆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和有关部门的负责同志共80余人出席了此次论坛。与会者回顾党中央在西柏坡的光辉历史,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在西柏坡建立的丰功伟绩,畅谈西柏坡在中国革命史上的重要地位和作用,进一步深化了对以“两个务必”为核心的西柏坡精神及其现实意义的认识。今天本报特刊发部分学者的发言摘要。


毛泽东在西柏坡办公室外景

西柏坡的历史地位与西柏坡精神的核心
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张静如

1999年,我曾为王玉平主编的《西柏坡与新中国》写过一篇序,提出过两个观点。今天我的发言,想就这两个观点进一步做点说明。

一、西柏坡时期是近代中国社会的重要转折点

在近代中国,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就是要彻底改造中国社会,解放和发展生产力,实现社会现代化。中国自1840年外国资本主义势力侵入之后,就被拖入了世界现代化的历史进程,形成了被动社会现代化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中国社会现代化的发展极其缓慢,长期处于贫困、落后、挨打、受辱的境地。因此,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革命第一步,就是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乡村包围城市的武装斗争为手段,推翻阻碍中国社会现代化的帝国主义和封建势力的统治,使人民当家作主,变被动社会现代化为主动社会现代化。在这个过程中,曾经出现过多次转折期,但都是量变中的部分质变。只有到了西柏坡时期,才构成根本性质变的临界点。具体说,西柏坡时期,既是被动社会现代化的终点,又是主动社会现代化的起点;既是乡村包围城市的终点,又是由城市到乡村并由城市领导乡村的起点。

反映这种根本性质变的主要标志,有如下一些方面:

第一,通过土地改革激发广大贫苦农民的革命热情,支援人民解放战争。这对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夺取全国政权、建立新中国起了巨大作用。

第二,转变观念,转变思维方式。这主要是要求共产党的各级干部学会管理城市,其中特别要学会管理经济,发展生产力,处理好与各个阶级、阶层的关系。

第三,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为向社会主义社会转变准备条件。摧毁了国民党反动统治,摆脱了帝国主义,中国就可以主动进行社会现代化建设。而其第一步,必须建设新民主主义社会。在政治上,要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在经济上,要建立社会主义经济领导下的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经济体系;在文化上,要建立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体系。新民主主义社会是过渡性的社会,在其发展过程中,社会主义因素不断增长,最后过渡到社会主义制度的确立。

第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转向主动社会现代化打下良好基础。在国内,主动社会现代化要依靠广大共产党员群体和社会各领域不同群体去完成,否则势必落空。所以,毛泽东在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的报告中,除说到要改善工人和一般民众的生活,以激发他们的积极性之外,还特别强调要与党外民主人士保持长期合作关系,把他们看成与共产党的干部一样,至于其他国家,只要互相以平等为原则,都可以建立外交关系。

上面几点是从主要方面说的,次要方面以及一些环节的体现仍需要研究。

二、探索、创新是西柏坡精神的核心

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革命的过程,就是在理论上不断探索马克思主义怎样和中国实际结合的过程。历经无数艰辛探索,中国共产党人终于创新出新民主主义理论体系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两大成果。正是由于有了这两大理论体系,才能指导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取得胜利和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事业取得辉煌成就。所以,就中国革命和建设过程形成的一种精神来说,探索和创新是这种精神的核心。

为什么说探索和创新也是西柏坡精神的核心呢?《西柏坡与新中国》书中概括了西柏坡精神的四个方面,即“敢于斗争、敢于胜利的进取精神”,“严守纪律、军民一致的团结精神”,“实事求、立国兴邦的创业精神”,“谦虚谨慎、艰苦奋斗的自律精神”。且不说这样概括是否准确、合适,可能不同研究者会有不同看法。只说这几种精神的概括,恰恰都说明是由其核心部分派生的,是保证核心部分取得成效的条件。比如,“进取精神”,共产党人如果不知进取,消极了甚至萎靡、堕落,就不能取得革命胜利。再如,“创业精神”,共产党人要改造中国社会,当然要努力创业,不然,就难以成功。但创业与创新并不是一回事,后者在内涵和外延上都大于前者。因此,我认为,讲西柏坡精神的核心突出一下探索、创新更好。

不仅如此,说探索、创新是西柏坡精神的核心,还有更深一层的意思。到了西柏坡时期,以新民主主义理论体系为核心的毛泽东思想,已经达到完全成熟的阶段。在它的指导下,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任务已经完成,一个崭新的中国即将来临。中国共产党面临着继续探索、创新的任务。它包括在新民主主义社会论指导下探索由新民主主义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的具体道路,以及探索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之后如何建设社会主义的道路,而后者完全是新的课题,需要创立出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新的理论体系。显然,没有西柏坡时期提出的艰巨任务,就没有后来的历史发展。因此发扬西柏坡精神,就是要在新的历史时期中继续探索、创新马克思主义与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理论,以指导中国向更加美好的未来前进。

  •   古代文人墨客春节抒怀更多的还是对新年的祈盼以及对未来的祝福。春节年年岁岁不同,诗意千秋万载不朽。带着这份盎然浓郁的诗情,让我们意气风发地走进玉兔献瑞的农历新年,一起感受新的一年里的勃勃生机。【详细】

      过年,是炎黄子孙最为庄重盛大的仪式,寄寓着丰富的人文符码。接近年根底,让我们一起走近鲁迅、老舍、沈从文、孙犁等文学名家,看看他们笔下的人们是如何过年的,听听大师们对过年的诸般描述,岂不更有年味?【详细】

  •   【详细】

      我国高等教育近10年在规模上已实现跨越式发展,据教育部统计,2021年高校学生总数为4430万人,毛入学率达到57.8%(2012年为30%),标志着我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接下来,我国高等教育最迫切的是要实现从重数量到重质量的转变。高质量发展,其应有之义是从“有没有”转向“好不好”,这也是我们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确定发展思路、制定各项政策的根本要求。【详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